科技行者阿里云张建锋:数据成为经济发展的新生产要素

阿里云张建锋:数据成为经济发展的新生产要素

阿里云张建锋:数据成为经济发展的新生产要素

2019年12月3日 22:55:51 科技行者
  • 分享文章到微信

    扫一扫
    分享文章到微信

  • 关注官方公众号-科技行者

    扫一扫
    关注官方公众号
    科技行者

在2019阿里云广东峰会上,阿里云智能总裁张建锋表示,全面迈入数字经济时代,数据成为社会经济发展的新生产要素,云智能是新基础设施。

来源:科技行者 2019年12月3日 22:55:51

关键字:阿里云 数据 数字经济

科技行者 12月3日 北京消息:12月3日,在2019阿里云广东峰会上,阿里云智能总裁张建锋表示,全面迈入数字经济时代,数据成为社会经济发展的新生产要素,云智能是新基础设施。

 阿里云张建锋:数据成为经济发展的新生产要素

阿里云智能总裁张建锋

“数字经济时代,最大的不一样是有一种新的生产要素是数据。”张建锋表示,以前传统经济是劳动力、资本、土地,第二阶段是知识、技术、管理,而今天数据是一种新的生产要素,阿里巴巴希望能帮助所有企业更容易使用数据这个新的生产要素。

数据显示,数字经济已经成为中国经济增长的主要力量。据中国信息通信研究院,2018年中国数字经济规模达到31.3万亿元,占GDP比重达34.8%,对中国GDP的贡献率超过67.9%。

近期,数据首次增列为生产要素,反映了随着经济活动数字化转型加快,数据对提高生产效率的乘数作用凸现,成为最具时代特征新生产要素的重要变化。未来,随着新型基础设施的普及,每一个城市、每一个工厂、每一条道路、每一个下水道都将实现数据化、智能化。

阿里云张建锋:数据成为经济发展的新生产要素

每一次社会经济的变革都伴随基础设施的创新。张建锋表示,以前,淘宝让几千万企业从单纯的制造能力变成拥有直面消费者的能力;在数字经济时代,阿里巴巴希望帮助企业建设云计算、数据智能、智联网和移动协同技术组成的新基础设施。

张建锋表示,阿里巴巴一直是数字经济的坚定实践者、推动者和创新者,早在2007年就提出要打通经济体的信息流、资金流和物流,向技术要生产力。2015年,阿里巴巴开启中台战略,其中重点就是数据中台的建设,这些技术能力都将通过阿里云成为社会的能力。

附张建锋演讲实录:

阿里巴巴跟广东是非常有渊源的,这个渊源也是体现了时代、技术发展的一个趋势。我们1999年创办了阿里巴巴B2B贸易,正是因为广东,因为广交会。

那时候因为没有互联网,没有技术的发展,那时候做贸易都是在一些大的展览中心开广交会。广交会是中国外贸出口一个非常重要的形式,马老师看了之后,就想办一个“永不落幕的广交会”,他说今天有互联网技术了,我们就可以每天在网上都有广交会,这也是第一次诞生了阿里巴巴要在网上做一个永不落幕的广交会,也是阿里巴巴主要的商业模式B2B的开始,为中小企业拓展了一个贸易的通道。

2009年,我们第一次在跟广东提出来广货网上行的概念,我们希望把广东的制造业产生的大量的消费类产品,能通过淘宝、天猫这样的一个平台,能够销往整个中国乃至全世界,这也是从PC时代到电子商务时代也是一个缩影,从原来的B2B变成一个B2C,广东经济特别是广东的中小企业也是这么一个过程。

后来我们跟广东的关系就日益密切,包括2014年我们农村淘宝计划正式落地,推动了千县万村村淘的服务点。今天大家都在讲消费下沉,其实2014年的时候阿里巴巴就启动了这个计划,我们希望能够把消费者到农村去,广东也是整个我们中国的一个先行点、也是一个先行者。到后来我们菜鸟在广东做大规模的投资,做物流枢纽,我们在广东新源、增城都在做物流枢纽。后来随着阿里巴巴的发展,我们从单一的电子商务到阿里云,做数字政府、做工业互联网,广东都是我们一个重要的合作伙伴,也是先行先试的地方,也体现了广东人敢为天下先的精神。

2018年6月,我们阿里云在华南还有一个重要的举措,我们在河源建立大规模的数据中心,大概有30万台的规模,现在在加紧建设过程中。这个数据中心完成之后,华南地区的云服务,由我们河源数据中心来承接。今天迈向的移动协同化的时代,所以钉钉也作为我们新的增长点,我们希望用钉钉这个移动的平台来改善整个企业、政府协同的工作的方式。

过去的一年间,我们数字经济我觉得是变成了一个非常重要的一个名词。大家都在讲数字化、数字经济。而这个世界发生了什么变化?过去一年之间,我们统计一下,整个全球的数据新增了7ZB,大概什么概念?我们今天用得比较主流的硬盘大概是5T,大的硬盘是10T。7ZB的数据,如果用10TB的硬盘,大概要7亿块硬盘来承担所有的数据。

另外举个例子,阿里巴巴我们双11的一天就产生了1000PB的数据,大家知道一天一个企业产生这么多数据,你要去处理,你要去计算,你要要去应用,这是非常大的规模。

中国现在经济GDP的增长,67.9%以上是由数字经济带来的。工业企业的设备大规模接入工业互联网,我们的IOT技术让世界变得更加数字化。原来没法数字化的像机器设备、像城市的一些设施,小到停车位、红绿灯,都在纷纷接入数字世界。我们的物理世界之外,未来还将有一个平行的数字世界。

广东省在整个电子商务这个领域在全国是最领先的。广东是中国电子商务、也是制造业、也是消费品、内需扩大的一个缩影,是整个中国的一个缩影。

中国的内需市场非常强劲。双11广东省从去年的476亿增长到545亿。广东有非常多的企业在双11当天的销售额是过亿的。各种各样的数据都展示广东的经济还是非常有创新、非常有活力的。

下一步解决数字经济的时代,怎么样更好的利用数字这个技术,我们原来利用好了PC这个时代,利用好了无线这个时代,也利用好了移动这个时代,我们怎么样把数字经济这个时代能够抓住机会。

数字经济这个时代,最大的不一样,就是今天有一种新的生产要素是数据。以前传统的经济是劳动力、资本、土地。第二阶段科技发展了,生产要素是知识、技术、管理。而今天,数据是一种新的生产的要素。谁都不能否认数据对生产的重要性,但是谁又都在思考一个问题,我怎么样真正的利用好这个数据,因为对大多数的企业来讲,这个数据是个全新的一个概念。大家利用好这个数据,他有非常多的挑战。

所以阿里巴巴我们是希望能够为所有的企业更容易的来使用这个数据,我们认为数字经济时代他要新的基础设施,以前我们要想富先修路,数字经济时代我们要有一个新的基础设施,这个新的基础设施我们要致力于打造它。

我们回想一下,淘宝这个平台出来之后,我们让几千万家企业一夜之间拥有了在线销售的能力,一夜之间从原来的单纯的制造的能力变成直接面向消费者的能力,使他们大幅度的降低了传统企业是利用互联网的技术这么一个能力,他变成面向客户了。

数字经济时代,我们让我们所有的企业今天要有这个能力,他要所享受数字经济技术发展的红利,他要利用好技术,他需要有一个新的基础设施。我们觉得像云计算、数据智能、智联网和移动协同是新的基础设施,我们企业要利用好这些新的基础设施。我们把阿里云升级阿里云智能,就致力于构建新的基础设施。

阿里巴巴今天在云这个方面,到今年为止刚好也是第十个年头,从王坚博士(现在是王坚院士)他第一次提出,在阿里巴巴要全面从商业模式转成技术的基础设施开始,真正走了十年。我们这个云是第一朵中国意义上自己研发的云,我们从原来的操作系统开始,到虚拟机、到数据库,组成了飞天的云计算平台,到后来提出的数据中台跟业务中台,往上生长的可以让我们的应用更容易上云的这么一个系统。再到我们成立的平头哥,往下的我们神龙服务器、我们的芯片,打造一个从硬件到操作系统一直到业务中台完整的新型的平台。

这两年我们推出了钉钉,钉钉上面有1000万个组织企业在钉钉上工作,我们每个月用钉钉的人员超过了7000万。我们也用这样的移动的平台在赋能各行各业。各行各业应用的平台都是让现在的各个组织用新型的平台、新型的工具来改善他们的工作效率,来改善他们以前办公的一些流程,处理的一些流程。包括基于这些平台我们新建的数字政府,在大规模的重组社会治理方式。所以现在的经济运营方式,社会运营方式,政府治理方式,都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都通过这个新技术产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这都是依赖于技术的进步和发展。

阿里巴巴本身也是云的一个受益者,我们不仅是个云的创业者,我们也是云的受益者,因为我们是最早把自己的系统全部云化的企业,全部单元化、全部容器化,全部在云上做集中调度,做混布计算。阿里巴巴也是一个云的坚定的实践者。

正因为我们自己经济体里面有这么多的实践,才有这么多经验的积累,我们才能够把这个经验积累变成一个平台,再去赋能我们更多的企业。

今年双11是我们阿里巴巴核心系统第一次全面上云的,当天订单创建峰值达到了54.4万笔每秒,我们的实时消息处理超过了25.51亿条/秒。因为我们每一个点击的记录,每一个支付的记录,每一个数据库的记录,都要实时做一个处理。

今天世界上、全球上没有一个系统有这么大的规模,他们也没有一个系统要面对这么大的一个场景。双11有非常多的应用,0-1点,可能这些应用是比较核心的,1点之后可能另外一些应用他要占用大量的数据资源。所以这些都是要在很短的时间内做调度,今天我要分配50万个容器做这个事情,几秒钟之后我要分配20万个容器做另外一个事情,是这么一个综合的角度系统。我们调度了超过200万的容器在这个云上,而这个能力对于我们客户也在用,我们的微博,微博出现热点事件,瞬间有大量的事情处理,我们给他分配更多的资源在云上做容器,这是云的整个价值跟意义所在。

在工业互联网上面,我们今天有一个主题讨论工业互联网,我说阿里巴巴的工业互联网,工业互联网不是工业自动化。工业自动化是封闭在一个工厂里面让工厂的机器设备都自动化、都能够联网化。阿里的工业互联网是一个端到端的互联网,我们希望能够打通供应链、生产制造、销售的整个环节。

这是一个真正的工业互联网。这里面要解决一些基础性的技术,也要解决一些流程性的,解决一些模式性的这么一些问题。所以我们在广东这边,也做了非常多的创新,做了非常多的试点,我认为效果非常好。接下去我们会进一步打通物流、打通金融服务,我们希望工业互联网是跟PC互联网时代对消费一样,能够为工业企业开创一个全新的这么一个时代。这个是我们的梦想。

大型国企的数字化我想今天不用多讲了,像岭南集团,我们也是一个非常重要的合作伙伴,因为他的业务非常多元化。阿里巴巴内部有两个是非常强调的,一个叫做技术统一,第二个叫做数据统一。所以对多元化的企业来讲,阿里巴巴非常强调大型企业,我们希望消除数据孤岛、消除信息孤岛、消除系统孤岛,上云是最佳的治理办法。

阿里巴巴有非常多元的业务,有电商的、也金融的、有物流的,有高德地图,也有UC,也有lazada这种海外的业务。我们所有的系统都在同一个平台上,我们所有系统产生的数据都汇集在同一个平台上。我们和岭南集团一起来共创,帮助他们来建设自己的数据中台,帮他所有集团的业务能够在一个平台上得到一个非常好的运营。

阿里云是面向一个数字经济体的建设的云。刚才我讲了,我们做了这么多的工作,第一个是我们自己的最佳实践的沉淀,第二个是我们对未来数字经济的一些理解跟看法,我们把这些所有的东西承接成为一个阿里云智能的基础设施,从云到数据智能、智联网,再到移动协同,是面向未来的做数字经济所要做的一个非常核心的基础设施。

在这之上,也整合了阿里巴巴的很多服务,例如交通、支付、贷款、物流等等。我们既有数字经济的IT基础设施,也有商业的基础设施。这两个方面就体现了阿里巴巴整个商业的基础设施,这是我们的定位,也是我们的愿景,我们希望能够成为两个类型的基础设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