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技行者高通5G之路:携通信变革使命来,向创造新世界进发

高通5G之路:携通信变革使命来,向创造新世界进发

高通5G之路:携通信变革使命来,向创造新世界进发

高通5G之路:携通信变革使命来,向创造新世界进发

2019年12月16日 14:00:52 作者:周雅 科技行者
  • 分享文章到微信

    扫一扫
    分享文章到微信

  • 关注官方公众号-科技行者

    扫一扫
    关注官方公众号
    科技行者

托夫勒预言的量子式跃迁正在成为现实,技术成了核心决定变量,其中通信技术带来的产业变革路径最为清晰,以十年为界,不间断的创造“新世界”。

作者:周雅 来源:科技行者 2019年12月16日 14:00:52

关键字:高通 5G

科技行者 12月16日 北京消息(文/周雅):约40年前,阿尔文·托夫勒在《第三次浪潮》中写下这样一段文字,“人类面临一个量子式的跃迁,面对的是有史以来最强烈的社会变革和创造性的重组,我们没有清晰地认识这一事实,但是却参与了建立新文明的工作。”这段文字写于1980年,但即便是40年后的今天,也依然能读出托夫勒笔底下,在波澜壮阔新时代到来时,人们同时感受到的陌生感和兴奋感,你虽不知道未来将怎么发生,但你又是那个创造未来的人。

托夫勒预言的量子式跃迁正在成为现实,技术成了核心决定变量,其中通信技术带来的产业变革路径最为清晰,以十年为界,不间断的创造“新世界”。1999年3G商用浮出水面,实现了人与人之间的信息连接。2009年4G开启商用,移动互联网走进大众生活,数字消费产业蓬勃兴起。2019年,5G元年来了。

美国高通公司曾经这样定义5G,“5G将是一种全新类型的网络,以前所未有的规模、速度和复杂性支持高度多样化的终端。它将改变我们的生活、工作甚至我们彼此联系的方式。”这样的一场“不仅改变生活”还会“改变社会”的“发明革命”,无论从深度还是广度来看,都超过了人们之前的既有经验。

全球部署:不让任何一个频段赛道掉队

似乎是每一次通信技术革命带来的确定性产业价值让人们吃了定心丸。面对5G,人们的兴奋感盖过了陌生感,5G行动已在全球展开。高通总裁安蒙(Cristiano Amon)在2019骁龙技术峰会上分享的数据证明了这一点,截止目前,在全球109个国家,有超过325个运营商正在投资5G,超过40家运营商部署了5G网络,超过40家终端厂商宣布推出5G终端。产业界当然有理由对这个数字感到激动,5G刚刚处于元年,但部署起来已经好似上了发条,隐隐有蓄势待发之感。

高通5G之路:携通信变革使命来,向创造新世界进发

▲ 图:Qualcomm Snapdragon Tech Summit 2019现场广告牌

不过任何新技术的启动,当然不会只有一帆风顺,5G有5G的阿克琉斯之踵。尽管5G是有史以来标准最为统一的技术标准,但是受运行频段、既有基础设施等问题的限制,全球各地运营商的诉求各不相同,低频段、Sub-6G、高频段、毫米波、独立组网,非独立组网,一时间5G的“定义”颇有些“乱花迷人眼”。可正如罗素说参差多态方是幸福本源,5G频段也应该是千姿百态的。既然4G时代,产业界已经打破传统范式,频段部署颇为灵活多样,那么5G的设计“初心”,就是要在所有可能的频谱里部署。

所谓知易行难,频段划分众多,主流频段还好,但是部分非频段需求少,实施起来难免障碍重重。一个例子是T-Mobile在美国的5G的频段,其运行在600Mhz的低频频谱,这是一个非常少见的部署案例。但高通的5G哲学没有厚此薄彼的说法。在今年的7月11日,T-Mobile、高通和爱立信联合完成了首个低频段5G数据连接,此次数据连接正是T-Mobile的600MHz频段,采用的是高通5G调制解调器。T-Mobile希望基于该频段在全美进行广泛的5G部署,数据连接的实现是其在美国城市以外地区广泛部署5G网络的重要里程碑。对于这一成绩,高通高管坦言,从商业性角度,这是一个小众需求,但是作为5G生态平台,不让任何一个频段掉队是最基本的态度,也是责任所在。

还有部分运营商,从投资实施的角度,希望5G的演进之路更为平滑。高通则倡议,可以在现有的4G频谱通过动态频谱共享(DSS)能力从4G升级到5G,实现4G和5G终端在同一频谱里共存;在中部频段(6GHz以下)部署用于5G覆盖;然后部署毫米波提升5G性能。以旧金山为例,这是一座网络部署极其密集的城市,利用现有LTE基站部署5G毫米波,户外覆盖率可以达到65%;再看法兰克福,目前户外6GHz以下5G覆盖率是78%,当实施动态频谱共享(DSS),就可以将覆盖率拉到96%之高。

T-Mobile的例子是来自低频段的担忧,而在高频段的毫米波,产业内也有一些疑虑产生。作为移动通信生态平台,也是移动通信技术标准的推动者,高通很是笃定,毫米波是必然的演进方向。和传统通信技术标准不同,在5G时代,智能手机之外,有更多行业用例需要用到5G。高通在与这些行业交流过程中发现,“毫米波是被普遍需要的,不论是公有的还是私有的5G网络。”

用安蒙的话说:“真正的5G,是结合6GHz以下和毫米波的部署,这一组合会在全球范围内铺开”,高通的骁龙865和X55组合,也正是这一判断的技术承载平台。

产业价值,不让任何一个发展机遇溜走

正如开篇所述,5G部署可能还处于起步阶段,但5G设备发展却一直在快速推进中。截至2019年11月中旬,共有72家供应商宣布推出183款5G设备。这些设备至少有15种不同的外形,如智能手机、室内和室外CPE(客户终端设备)、笔记本电脑、机器人、无人机、企业路由器、物联网路由器和加密狗/适配器。

5G的机遇,首先是智能手机产业,消费电子产业的机遇。特别是中国的运营商网络,也已酝酿准备多时,2018年城市重点试点之后,它们在今年又进行了大规模试点,上个月初,商用5G服务正式推出,比计划提前了几个月。IHS Markit预计,到今年年底,这三家运营商将部署约10万个5G基站,2020年将增至100万个,这是基础所在。

值得注意的是,今年是5G元年,也是移动影像、边缘智能的启动之年,甚至也是移动XR的发轫之年。移动通信技术,正在与人工智能,8K高像素等其他技术交叉融合。新的5G手机拥有的绝非只是5G速度之快,更是AI之智,高清之见,XR之真。在这种情况下,智能手机的更新换代率,完全可能在5G时代重新提速,恢复到两年换一次新机的频率,这就意味着终端市场会呈现二倍速增长。

高通作为中国智能手机厂商的老相识,好伙伴,自然伴随了这一发展历程。其中的经典行动计划是,2018年1月高通和众多中国厂商一起发布的“5G领航计划”,当时的目标就是,要支持中国的5G智能终端在全球5G商用的时候能够进入到所有运营商的首发序列,并且不光是支持中国市场,还要支持全球运营商各个市场。现在看,在目前40多个运营商商用的5G网络里,基本上大部分的运营商终端首发序列里都有来自中国厂商的5G终端,这就是5G给中国产业带来的机会。这些成果,安蒙如数家珍,“小米已经与欧洲几乎所有主要运营商开展了5G合作,一加也成功进入美国这一进入门槛较高的市场;Motorola的Razer手机也在美国市场取得了成功。”而面向2020年,5G的产业机遇还会延展到更多电子消费产品,比如国内电视产业已经开始在紧密地部署5G+8K电视等。

随着5G后续演进Release 16的到来,和毫米波的部署,5G在行业端的应用则可能是更重要的机遇爆发。

过去两年,高通一直和产业分享一个观点,5G作为一个通用技术平台,会像水、电等一样无处不在。据IHS《5G经济》报告最新数据显示,到2035年,5G将创造13.2万亿美元的经济产出,创造2230万个工作岗位。其中,很多价值,都是在行业端创造的。其实,在目前已公布的183款5G设备中,也已经有超过40款是商用的。

安蒙也有这样的判断,汽车、工业制造、物联网、智慧城市等,都是5G的重要应用场景。拿交通来说,基于5G C-V2X的新型通信技术将对交通,乃至城市的各个方面产生积极影响,让道路更安全,减少交通事故;降低交通拥堵,提高通行效率。甚至是改变汽车OEM的商业模式,将汽车制造业,变身为网络服务业,这一演变,不仅对汽车业,对整体制造业,都是一个剧变和机遇。

实际上,工信部部长苗圩在年初的“2019中国发展高层论坛”就有这样的号召,要推动先进制造业与现代服务业融合发展,鼓励发展网络化协同研发制造等,同时延伸在线设计、数据分析、智能物流、远程运维等增值服务。显而易见,5G网络承载着使命,协同研发制造需要低延时,数据分析、智能物流和远程维护等服务业态,则需要边缘计算和智能。未来,数据处理和设备控制,将更靠近数据流量的源头,云端也会实现真正一体化。

如果说,4G生态的朋友圈是运营商、设备商和APP开发商为主。因为行业端应用的出现,5G生态朋友圈外延则大为扩展。所以安蒙判断,在4G向5G逐渐演进的过程当中,高通作为“有所为,有所不为“的平台型生态公司,在中国的合作伙伴数量,尤其是行业合作伙伴会快速增加。随之而来的,是让5G影响更多行业,催生更多服务,带来更多应用。

一个由通信技术所激发的新世界的大门,正徐徐开启。或许就像托夫勒描述的“第三次浪潮”,任何问题都在技术的发展中成为现实答案,人类在将来会掌握自己的命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