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技行者川普的新冠病毒应对策略——关于我们知道和不知道的一切

川普的新冠病毒应对策略——关于我们知道和不知道的一切

川普的新冠病毒应对策略——关于我们知道和不知道的一切

川普的新冠病毒应对策略——关于我们知道和不知道的一切

2020年4月13日 18:54:23 作者:科技行者 科技行者
  • 分享文章到微信

    扫一扫
    分享文章到微信

  • 关注官方公众号-科技行者

    扫一扫
    关注官方公众号
    科技行者

关于治疗Covid-19的药物,这里是“我们知道和不知道的一切”——「羟氯喹」,或「氯喹」,或「奎宁」。

作者:科技行者 来源:科技行者 2020年4月13日 18:54:23

关键字:医疗科技 新冠病毒 羟氯喹 氯喹 奎宁

来源丨PROPUBLICA, MedRxiv, TechStartups

图片来源 | John Phillips

编译整理丨科技行者

川普总统众所周知的口头禅是“没有人比我更懂......”,而这一次他更懂的,是已经存在数十年的抗疟疾药物——羟氯喹(hydroxychloroquine)。

4月初,川普在记者会上介绍,羟氯喹可用来治疗新冠病毒。近期,羟氯喹在中国、法国被用来治疗新冠肺炎病患,部分研究学家认为“该药物有很大的希望”,部分科学家认为“只有进行更多的试验,才能决定该药物是否真正有效及安全”。

而美国国立过敏与传染病研究所(NationalInstitute of Allergy and Infectious Diseases)所长弗契(Anthony Fauci)则给出不同见解,当时有记者询问,是否羟氯奎宁能治疗Covid-19,「答案是不。您所说的都只是传闻,若没有对照临床试验,就不能肯定有疗效。」不过川普仍乐观坚持自己的看法,仅迂回回应:羟氯喹上市一段时间,有研究表明狼疮患者不会感染“可怕的病毒”,「也许是对的,或许也是错的,你们应该去看看」。他还提到,自己的检验结果为阴性,他可能会服用该药,作为一种预防措施,不过他得征询医师。

加拿大多伦多大学临床药理学与毒理学系主任、内科医师David Juurlink博士指出,“服用羟氯喹不太可能令COVID-19进一步恶化,因此考虑到可能的治疗效果……我们只能选择这种支持性的护理手段,借此为患者提供帮助。”

消息传开后,羟氯喹的销量因此提高,而真正需要该药物的美国民众变得很难买到。拉哥斯还发生2起因羟氯喹而中毒案例。

事实上,羟氯喹在冠状病毒的疗程方面缺乏足够的数据。而这,正是标题中提到的“我们知道和不知道的一切”——「羟氯喹」,或「氯喹」,或「奎宁」。

我们知道的一切

  • 目前,美国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FDA)尚未批准任何能够预防Covid-19的产品。

羟氯喹,氯喹,奎宁,已经获得美国食品与药物管理局(FDA)的批准,但并不适用于冠状病毒的治疗。

羟氯喹的主要功效在于预防及治疗疟疾、狼疮以及类风湿性关节炎的急性发作。氯喹则单纯用于预防及治疗疟疾。

在3月19日的简报中,特朗普建议FDA批准使用羟氯喹治疗新冠病毒,但这种方法本身并不太可靠。在此次通报会上,FDA专员Stephen Hahn博士指出,“总统要求我们认真研究这种药物,了解是否能够扩大其用途以帮助患者战胜疫情。但需要再次强调,我们首先需要进行临床试验——大规模、实用性质的临床试验,借此收集信息,之后才能回答与之相关的一切问题。”

3月底,美国卫生与公共服务部表示,多家药品制造商已经向国家战略储备库捐赠了数千万剂羟氯喹。FDA方面也发布紧急授权,允许从储备库内调用羟氯喹与氯喹并按规定进行发放。对于COVID-19患者,“已经没时间慢慢进行临床试验或者观察了。”

公共服务部还在一份新闻稿中提到,“尽管目前尚无正式批准的COVID-19治疗方法,但已经有两种药物在实验室研究中显示出对新冠病毒活性的抑制作用。……相关报告表明,这些药物可能有助于COVID-19住院病人恢复健康。当然,还需要进一步临床试验才能提供证明其有效性的科学证据。”

除此之外,他们原则上也允许医生针对未经批准的用途开具这些处方药品。

  • 多家医院正在使用奎宁治疗新冠病毒患者

华盛顿大学、密歇根大学以及其他多家学术性医学中心已经将羟氯喹加入其治疗方案。华盛顿大学的研究报告指出,“羟氯喹是一种廉价且比较安全的短期使用类药品,几乎不会与其他药物产生反应。虽然尚不清楚是否对COVID-19具有确切疗效,但确实值得一试:收益与成本相比明显更高。我们目前正在进行多项试验,并将在获得进一步数据时尽快发布。”

虽然特朗普总统还谈到“将羟氯喹与抗生素阿奇霉素共同使用”的办法,但密歇根大学建议不要在COVID-19治疗中使用阿奇霉素,表示其治疗效果的证据“不够有说服力”。

  • 真正需要羟氯喹治疗其他疾病的患者很可能无药可用。

如上述所说,真正的狼疮患者可能无法及时获得必要的处方药。来自加利福尼亚州的护士Anna Valdez表示,如果得不到这种药物,她很可能患上其他并发症,并不得不转而使用更强的免疫抑制类药物。更糟糕的是,这会导致她罹患新冠病毒的可能性提高,进而造成更可怕的后果。

Valdez补充道,“想到我自己乃至其他患有狼疮或者类似自身免疫性疾病的人们时,我真的非常害怕。我今年已经快50岁了,所以一旦患上新冠肺炎,我没法像年轻人那样顺利康复。等着我的很可能是ICU。”

根据BuzzFeed News的报道,医疗保险公司Kaiser Permanente似乎主张优先为COVID-19感染者——而非狼疮患者——提供羟氯喹药物。该公司通知一位加利福尼亚州患者,她恐怕无法及时获得羟氯喹处方药了。她的医生甚至在一条留言中提到,“感谢您为那些身处危急状况的病人们做出的牺牲;您的牺牲有望挽救更多生命。”

Kaiser地区医疗主管在采访中表示,与其他医疗机构一样,Kaiser方面也“必须采取措施以控制药物流出,确保重症患者(包括COVID-19与急性狼疮患者)都能得到必要治疗。”

她表示,这一决定不会对狼疮患者产生负面影响。丰富的经验与研究表明,在服用之后,羟氯喹能够在人体内以一定浓度存在平均达40天。40天之后,我们预计药品生产商已经能够提高产量并满足不断增长的市场需求。

  • 部分医生及其家人正在囤积药品。

各药店及州级药品管理局的医生与家属正疯狂囤积药品,这一状况不禁令人担忧。

伊利诺伊州药剂师协会执行董事Garth Reynolds指出,“这是种可耻的行为,彻头彻尾的自私行为。”

他指出,“我们甚至发现,某些医生以类风湿性关节炎为名,大量开具羟氯喹药品。”药剂师们当然对此感到怀疑,“这明显是种欺诈行为。”

部分州药剂管理局已经对处方药实行限制。美国医学协会则呼吁医生们停止药品囤积行为。

美国医学协会主席Patrice A. Harris表示,“美国医学协会呼吁,停止任何不当征文开具与药品购买行为,包括羟氯喹与氯喹;同时呼吁医生及全体医疗保健专业人士恪守最高的专业与道德标准。”

在3月中旬写给员工的备忘录中,纽约长老会/哥伦比亚大学欧文医学中心外科主任Craig R. Smith博士回应了关于禁止囤积药品的消息。他讽刺地写道,“他们想要的不就是这样的结果吗?”相反,他鼓励开展随机双盲临床试验以评估药品的有效性,而非草率将某些药品划入治疗方案。

  • 提升药品供应能力的举措正逐步实施,但也有部分因素在限制药物供应量。

多家制药企业表示“自己正计划加大产能”。诺华公司表示将在全球捐赠多达1.3亿剂通用型羟氯喹,用以抗击COVID-19疫情。其他企业也承诺提供数百万剂羟氯喹药品。

与此同时,印度政府上周叫停了羟氯喹的出口,并表示未来只针对“人道主义”等少数特定条件向外国提供羟氯喹药品。印度一直是美国本土仿制药的主要来源。

  • 保守派团体与电视主持人,都在强调羟氯喹的治疗效果。

某保守派商业团队正敦促特朗普政府推广使用羟氯喹。他们在一份网上请愿书中提到,“繁文缛节、监管体系以及不够健全的医疗保健供应链”正严重阻碍美国工厂的生产药品的能力。

家得宝公司联合创始人Bernard Marcus建立的工作创造者网络(Job Creators Network)也开始发布Facebook广告与短信通知,要求支持者们签署请愿书,以敦促总统“打破传统”、尽快批准药物的全面使用。

福克斯新闻同样在努力宣传奎宁药物的神奇效果。Tucker Carlson指出,“几天之前,总统本人对于羟氯喹应对新冠疫情的能力表达出信心。但媒体就是这样,如果特朗普总统支持,那么他们就要坚持反对——哪怕这种药物真能挽救美国民众的生命。”他还补充道,“媒体就是这么一帮家伙。他们会大肆唱衰羟氯喹的作用,直到临床结果正式出炉。”

特朗普总统的私人律师Rudy Giuliani于3月底在Twitter上发布了一条援引自保守派激进分子的言论,称“羟氯喹对COVID-19拥有100%的治疗效果”,并表示“密歇根州州长正威胁开具羟氯喹处方的医生”。(实际情况下,并无任何证据能证明该药物100%有效,而密歇根州所做的也只是跟其他州一样,警告医生们不要私自囤积药物。)Twitter方面很快删除了Giuliani的推文,理由是其“违反了网站的内容发布规定”。

外科医师Mehmet Oz博士对福克斯新闻节目中提到的这种药物做出了中肯评价,“我们不希望人们随意使用这种药物,大家必须首先跟医师交流。但就在现在,纽约乃至全国各地的医生都在忙着在患者的治疗当中使用这种药物。”

  • 临床试验正在进行中。

纽约州目前已经成为全美疫情期间的重灾区,并得到用于临床试验的70000剂羟氯喹、10000剂阿奇霉素、以及750000剂氯喹。

纽约州州长Andrew Cuomo在3月22日的发言中表示,“总统对这些药物持乐观态度,我们也期待其能够发挥作用。我已经与多位卫生官员进行过交流,也相信这些药物的治疗效果。部分卫生官员指出,非洲的感染率很低,有种理论认为这正是因为他们会服用这些抗疟药物。我们还不确定,但我们会找到答案、很快找到答案。在这个问题上,我支持总统的观点。”

目前,明尼苏达大学正在招募患者参加临床试验。但据ABC News的报道,目前还没有足够的志愿者应召参与。ABC News于周三报道称,首席研究员希望召集1500名志愿者进行一项临床试验,“但在获得FDA批准后的一周时间,他只招募到411名志愿者。”而在第二轮临床试验中,1500名志愿者的征召计划仅带来25位报名者。

  • 部分民众开始擅自用药,并引发严重后果。

亚利桑那州的Banner Health上周报道称,有一对60多岁的夫妇服用氯喹磷酸酯治疗新冠病毒,而这种物质其实是水族馆中常用的鱼缸清洁添加剂。报道称,“在摄入30分钟之后,夫妻两人感到严重不适,并被送到附近的Banner Health医院治疗。”

在接受NBC News采访时,妻子表示她看到了总统的通报,并记得其中关于氯喹及羟氯喹治疗效果的说明。“当时我看到身后的架子就摆着磷酸氯喹,我想这不就是电视上说的东西吗?我们害怕生病,所以马上拿来吃掉了。”

美国疾病预防与控制中心警告称,“在无处方及医师监督下,擅自服用磷酸氯喹,可能会造成严重的健康后果,包括死亡。临床医生与公共卫生官员应劝阻公众滥用非药用氯喹磷酸盐(用于清洁鱼缸的化学药品)。”

我们还不知道的

  • 药物能否有效治疗新冠病毒?

疫情流行也有相对积极的一面,就是让更多人尝试理解「药物研究」与「临床试验」的真正含义。

中国武汉已经开始对羟氯喹进行临床试验,试验结果《Efficacy of hydroxychloroquine in patients with COVID-19: results of a randomized clinical trial(羟氯喹对COVID-19患者的疗效:一项随机临床试验的结果)》则发布在医学论文预发表平台medRxiv上,这种测试的优势在于,充分保证无主观因素影响,纯随机,且环境受控。

研究表明,氯喹在体外环境下显示出对COVID-19的拮抗作用,但目前仍缺少其在实际治疗中的作用性证据。此项研究旨在评估羟氯喹在治疗COVID-19患者时的疗效。

主要方法:2020年2月4日至2月28日,确认62例COVID-19患者并由武汉大学人民医院收治。所有参与者均在平行组试验中进行随机分组,其中位患者接受为期5天的额外羟氯喹(每天400毫克)治疗,并在五天之后对其临床恢复时间(TTCR)、临床特征以及基准指标变化进行疗效评估。

主要指标:在62名COVID-19患者中,男性占比46.8%(29名),女性占比53.2%(33名),平均年龄为44.7岁。「对照组」与「治疗组」之间的年龄与性别分布无差异。

在临床恢复时间方面,「治疗组」的体温恢复时间与咳嗽缓解时间明显更短。此外,「对照组」中有17人(占比54.8%)肺炎症状得到改善,而治疗组为25人(占比80.6%)。值得注意的是,「对照组」内有4名患者逐渐出现重度症状。与之对应,「治疗组」中有2名患者出现轻度不良反应。

结论:与没有服用该药物的对照组相比,接受羟氯喹治疗的患者似乎感染机率更低,且咳嗽、发烧及肺炎症状的痊愈速度更快。对于COVID-19患者,使用羟氯喹可显著缩短临床恢复时间并促进肺炎症状的缓解。

这项研究得到河北省科学技术厅对COVID-19肺炎的流行病学研究的支持,其中全面评估了羟氯喹在治疗COVID-19患者方面的实际效果。

武汉此次临床试验,是首次证明羟氯喹能够改善新冠病毒患者症状的随机临床试验。《纽约时报》援引武汉此次临床试验结果称,“抗疟药物羟氯喹已经帮助不少轻度新冠病毒患者快速康复。但该研究规模较小,仅限于轻度或中度症状患者,未涉及任何重度病例。”这种药物前景光明,但仍需配合更多研究,以进一步证明它在治疗新冠病毒中的作用,同时确定最佳使用方法。

而在另一端,法国进行的一项小规模研究也受到人们的普遍关注。这项研究由Didier Raoult博士领导,发现在接受羟氯喹与阿奇霉素联合治疗的患者中,100%出现感染检测阴性结果,并在治疗后的6天之内得到治愈。但是,不少科学家与研究人员很快对结果提出质疑,称对照试验不够严谨,且结果系“纯观察性”论断。

多伦多大学的Juurlink则认为,他支持在在患有严重症状的患者群体中使用这种药物,但不主张利用其治疗症状较轻的患者或者预防COVID-19感染。

他解释道,“也许在参考了接下来一到两个月内公布的全面数据后,我们会得出完全不同的结论。我也不确定自己的论断是否正确,但在3月27日之前,这是我能够提出的最好建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