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技行者“后浪”中国移动与中国互联网史话

“后浪”中国移动与中国互联网史话

“后浪”中国移动与中国互联网史话

“后浪”中国移动与中国互联网史话

2020年5月28日 14:44:22 作者:高飞 科技行者
  • 分享文章到微信

    扫一扫
    分享文章到微信

  • 关注官方公众号-科技行者

    扫一扫
    关注官方公众号
    科技行者

20年前,“后浪”中国移动的“梦之网”重新点燃了中国互联网公司的热情,进而叙写了中国互联网的后续传奇。20年后,5G登顶珠峰,我们又站在了新奇迹的新起点上。

作者:高飞 来源:科技行者 2020年5月28日 14:44:22

关键字:中国移动 互联网 5G 5G上珠峰

作者 | 高飞 

编辑 | 晚晚

来源 | 赛博故事(cybergushi)

“后浪”中国移动与中国互联网史话

52711时,中国珠峰测量登山队再次登顶珠峰,为这座全球最高的山峰重新测量身高。登山队员在珠峰峰顶通过中国移动5G网络拨通了电话,与在珠峰大本营的登山总指挥王勇峰实时连线,并表示峰顶5G信号特别好。至此,中国移动依托覆盖珠峰峰顶的5G网络,独家全程圆满完成珠峰高程测量通信保障工作。

“后浪”中国移动与中国互联网史话

与以往不同的是,本次登顶过程也通过测量登山队员随身携带的直播背包,经由中国移动5G网络完成影像数据回传,让全国人民在第一时间一起目睹了本次登顶壮举,这在全球尚属首次。 

看过直播之后,赛博故事(ID:cybergushi)想起了一个曾经登上著名杂志的普通人。

高治晓,家乡在宁夏自治区的固原市原州区河川乡上黄村。多年前,初中毕业的他,只身闯荡北京。很多人会猜到,高治晓应该做了无数份工作。确实,他的职业经历从洗碗工、到后厨帮工、再到传单派送不一而足,8年前,高治晓又成了一名外卖骑手。

但没人能猜到,2020年的3月,高治晓作为外卖骑手登上了美国《时代周刊》,成为全球抗击疫情群像中的唯一华人面孔。他的事迹枯燥,但在疫情期间弥足珍贵。

高治晓每天要跑一百多公里,派送五十个上下的订单,因为他的工作,给很多人带去了便利的生活。知名商业思想家吴伯凡老师就是其中一员,家住在五环外的他觉得“疫情期间,和住在中心城区的朋友比,一点不偏远,需要的生活物资,只要打开手机APP,几十分钟就能拿到,方便的很”。

电子商务商品提供的配送服务,只是中国互联网抗疫战果之一。与此同时,学生们用手机远程听讲,停课不停学。上班族们打开Zoom、微信、移动云视讯等,和同事、客户相谈甚欢。手机中的健康码,也早让门口相熟的保安大叔愉快的“翻脸不认人”。如果说疫情正在物理上隔绝了我们,但是互联网又将大家,在虚拟空间重新连接起来了。

这些情景的背后,都是中国数字经济快速发展的缩影。两年前,数字经济就以30多万亿元的总额,占了GDP比重超过三分之一,位居世界前列。同期还有一份数字,天猫双十一全天交易额,超过了美国感恩节全周的销售总额。东西方在互联网市场,此消彼长之势明显。

这自然伴随着一系列中国互联网公司的突飞猛进。去年底,CNNIC做全球互联网公司市值Top30统计,中国公司占了9席之多,这成绩总结为经济奇迹丝毫不过分。

但是,如果把故事倒回到20年前,剧情差点走向截然不同的剧本。

失意者与拯救者

中国绝大多数互联网公司的前浪们依然活跃于舞台,它们大都成立于20年前,网易是1997年,新浪是1998年,阿里巴巴是1999年。不过在这些公司蹒跚学步的时候,纳斯达克证券市场宣布采取过一项临时措施,暂停对股价长时间低过1美元的股票摘牌。

措施的获益方,就包括中国互联网公司们。你或许想不到,现在如日中天的它们,如三大门户网站新浪网、搜狐和网易的股票都在1美元风险线上。岌岌可危的上市资格,起因是“前浪”互联网公司一直无法找到有效的盈利模式。网民看网页,但买不了东西,想付费,也没有支付手段。

剧情的转折点,则在于另外一家同龄公司的出现,它就是今天的主人公中国移动。

刚才我们讲的公司是中国互联网的“前浪”,中国移动则是中国电信运营商行业不折不扣的“后浪”。中国移动成立于2000年4月20日,挂牌在国际电信日的前一天5月16日。

为什么说它是“后浪”?这里插播一段电信运营商简史。

50年前,在送信,打电话,都在一个邮政部门管辖之下进行,没有企业存在。

这种情况直到1995,邮政和电信业务分拆之后,中国邮电电信总局——“中国电信”前身成立才得以改变。然后是中国联通成立于更早的1993年,比起来,中国移动则晚了至少五年的光景。

虽然成立时间晚,中国移动却有当代“后浪”年轻人的朝气。

官方媒体《人民邮电报》这样评价其早期履历:

“中国移动为移动而生。又是一班年富力强的领导干部,一批朝气蓬勃的员工队伍,满怀激情的艰苦创业。轻装上阵,资产优良,人员年轻……中国移动很快成为行业的后起之秀“。

而中国移动和中国互联网公司的故事交汇,就源于中国移动推出的一项业务——移动梦网,英文叫做Monternet,也即Mobile+Internet。这名字是有先见之明的,翻回到中文,就是已成为风口好多年,催生了无数智能手机公司的“移动互联网”。

移动梦网的功能,是能够让用户通过手机,到网站上去订阅信息服务,包括图文短信、彩信,游戏和音乐等等。但更重要的是,移动梦网提供了一套收费体系,用户可以用交话费的方式,付费订阅内容。

中国移动和网站们的关系,是为这些网站提供信息入口,和用户的收益分成。这就一举打通了从内容服务到线上支付的关键环节。中国互联网公司,也就第一次在互联网上找到可行盈利模式,重立潮头。中国移动就是那个时代的支付宝、微信支付和“订阅信息”的运送骑手。

因此,移动梦网的作用之大,怎么形容都不为过,我们甚至可以将其称作中国互联网的拯救者。2003年.新浪信息订阅服务占到总收入的20%以上,网易则达到更夸张的40%。

如果没有中国移动的业务创新,前浪中国互联网公司或许已经倒在十几年前的资本沙滩上。

也是从那时起,在很多的产业思维认知里,也埋下这样一个种子,每次移动通信技术换代,就会创造一代互联网服务爆发,见证一系列经济奇迹。

4G改变生活,5G改变社会的判断,也都可以从20年前找到源头。

珠峰上的信号和数字经济的先手

接下来的故事,让我们首先将时光“琴弦”在60年的跨度里拨动一次。

1960年5月,中国登山队实现了人类首次从珠峰北坡登顶,也是中国人的第一次登顶珠峰。甲子一轮回后的2020年4月,中国移动与华为公司合作,在珠峰6500米营地完成全球海拔最高的5G基站铺设、开通。由此,源自最新的5G标准的网络信号,也第一次触及世界顶点。

这件事的意义,与60年前有相同,有不同。相同之处,是暗含了中国人“爬北坡”的拼搏精神;而不同之处在于,信号登顶珠峰,还有精神财富之外的产业深意。

网络上曾经有一个段子,说中国人在地铁上只爱玩手机,而欧美乘客喜欢读书看报。其实殊不知,欧美虽是发达国家,但在手机信号的地铁网络覆盖上,却是“欠发达”地区。3年前,当“纽约村”地铁也通了网之后,乘客读书看报的习惯也消失了。

事实的背后,其实也是不同体制的战略考量。欧美电信运营商走完全市场化路线,低密度、低收入地区的网络覆盖,投入产出比差,影响了他们的建网积极性。而中国移动等运营商则在国家政策引导下,强调普遍服务,普惠通信,让信号从城市到乡村,从珠峰到三沙。

在骑手高治晓的老家宁乡,5月有这样一条新闻被发出:“从2G语音时代到5G超高清、大数据时代,宁夏移动在全区累计建成6021个2G基站和1.9万个4G基站”。这不由让人想到欧洲媒体曾做过统计,五年前的2014年,中国4G基站的数量,就超过了全欧洲。

而中国移动在珠峰海拔6500米开通的5G基站,是唯一可以为珠峰峰顶直播提供网络支撑的运营商,不仅在帮助我们测高珠峰,为体育、科考提供支持,同样也是中国移动等电信运营商服务信念之举的又一次体现。和宁夏故事一样,它们都是千万中国网络宏大叙事中的精彩篇章。

从信号覆盖国土的主观宏愿,到数字经济的客观推手,世间事,总是妙手偶得,不在意回报,更有回报。

新技术与新世界

毫无疑问,没有任何人怀疑5G将创造的巨大经济价值。根据权威调查机构预测,到2035年,5G全球经济产出将达到13.2万亿美元,拉动全球GDP增长率提升7%。在欧美国家,5G被定义为第四次工业革命的关键技术;在中国,5G也已经成为“新基建”的关键支撑。

5G虽好,建设却格外艰难,甚至是在珠峰之下的平原城市,也如此。这是由于5G运行在更高频率,会带来信号传输损耗问题。5G的网络覆盖,比起4G等上一代技术,耗资更高,代价更大,这直接考验运营商对于5G投入的决心。

目前来看,作为中国,也是全球最大的移动电信运营商的中国移动正沿着坚定的步伐前行。截至目前,中国移动已建成5G基站12.4万个,覆盖56个城市,已成为全球5G网络覆盖最广、5G客户规模最大的电信运营商。

随着网络规模的壮大,随着人们对5G的信心不断增加,业界对于 5G将创造何种具体价值,依然属于有待讨论,和值得讨论的议题。

之前我们赛博故事曾对话《连线(Wired)》杂志创始主编、著名畅销书作家、科技思想家凯文·凯利(Kevin Kelly)时,他的看法,或对我们可以有所启发。

凯文·凯利认为,未来25年,世界的答案是—— The Mesh。如果按照字典去理解“Mesh”,含义很简单:网状物。但展开来谈,Mesh的含义是万事都会被数字化,从一栋大楼,到一个房间,再到房间内的每一件物品,它们又会和整个城市的所有事物产生连接。他也将Mesh创造的状态称之为:互联网3.0(前两代分别是:信息之网和社交之网)。

此时,每一个东西都有芯片,每一个这样的东西都可以计算、联网。一个真正万物互联的世界即将到来,我们将进入一个沉浸式(immersive)的数字世界。毫无疑问,凯文·凯利的预言,怎么听都和5G特性直接产生关联。高带宽,广连接和低时延简直与Mesh绝配。

甚至,沉浸式世界的端倪,还能在5G信号登顶珠峰的过程中找到线索。中国移动同步随信号登顶的进行,推出了VR慢直播服务。

《人民邮电报》的见证报道不乏抒情:“在咪咕5G+VR的超高清镜头下,观众可以360度全景实时观看不同时间、不同天气状况下的珠峰变化:云卷云舒、日出日落、璀璨星河,一切“浸”在眼前,目力所及,世界之巅。有网友发出感慨:没想到,我在二十多度的上海竟然能通过VR实时直播看到6500米的珠峰在下雪!”这种身临其境的数字体验,和凯文·凯利Mesh预言的沉浸式数字世界,就在毫厘之间。

在北京,当高治晓将快递送到用户手中时,物理世界的距离,被移动互联网缩短了。

在珠峰,当网络信号登顶时,我们和世界之巅的数字世界距离也因此缩短了,移动VR慢直播,让珠峰变得触手可及。

我们已经能这样的结论。在5G赋能的未来社会,能让我们在数字世界畅行者,能让我们在数字世界看到更多者,能将物理世界之物,更真实呈现于数字世界者,就是离5G产业价值“世界之巅”创造的“更近者”。

20年前,“后浪”中国移动的“梦之网”重新点燃了中国互联网公司的热情,进而叙写了中国互联网的后续传奇。20年后,5G登顶珠峰,我们又站在了新奇迹的新起点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