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技行者数据不是石油

数据不是石油

数据不是石油

数据不是石油

2020年10月2日 10:28:12 作者:高飞|奇客故事(cybergushi) 科技行者
  • 分享文章到微信

    扫一扫
    分享文章到微信

  • 关注官方公众号-科技行者

    扫一扫
    关注官方公众号
    科技行者

石油是没有生命的,而数据是有生命的。

作者:高飞|奇客故事(cybergushi) 来源:科技行者 2020年10月2日 10:28:12

关键字:数据隐私 大数据 人工智能 黑客

不同的地方有不同地方的名言警句,比如在水浒里的景阳冈,除了武松,当地人都相信“三碗不过岗”。在科技业,也有这样的名言共识,最出名的一句是 “数据是新时代的石油”。

这句话流行于大数据时代,在人工智能时代,声誉则达到顶峰。人工智能的三要素是算法、算力和数据,算法几十年间没有本质的变化,深度学习是旧技术,是暴力计算加上海量数据,导致了新一轮人工智能井喷。

对于人工智能而言,数据确实有点像发动机里的燃油,没有燃油,发动机没有动力,没有数据,人工智能也没法产生智能。

而在上一次工业革命时期,谁掌握能源,谁就有最强大的工业能力;而在第四次工业革命时代,在数字经济时代,谁拥有最多的数据,谁就能有更强大的人工智能平台。

从这个角度看,数据确实像石油。

但是,我们可能忽略了一点,石油是没有生命的,而数据是有生命的。

沉积岩中的石油虽然看起来是“生物”的后代,是历代古生物遗骸被加热加压后的产物,但黑色的石油归根到底是没有生命迹象的,我们无法从石油中,还原出生物的DNA(因此,很多人怀疑,石油压根不是生物产物,而是像石头一样是纯自然产物)。

而零一代码组成的数据看起来毫无生命气息所在,甚至连一个实体都没有,它们就这样安静的存放在计算机的存储设备之中。但数据却是有生命的,因为它是人类在数字世界的真实行为的直接映射。

我们的每一句网络发言,数字摄像头里拍到的每一个画面,每一笔购物清单,这些数据,并不是冷冰冰的代码。这些数据整合起来,就是人类自身,就是属于每一个人的数字自传。

在技术的作用下,我们完全可以通过这些数据还原成一个人,看看他到底是不是购物狂,是不是体育迷或者某明星的死忠粉。

数据可以让一个人完全透明化。有句话说,看人要论迹不论心,但在数据时代,网络踪迹就是人心。

所以数据就成了我们每一个人的数字DNA,数据能做的事情其实远不止于还原一个人,它甚至还能操控一个人。

现在美国正在进行总统选举辩论,大选如火如荼。

就在几年前,偶然间接触了一位来自某国的某竞选团队的CTO,一个长得像黑客的技术高手。但是他说,你知道吗,哥们,黑掉一部电脑的黑客已经过时了,黑掉一个人的大脑才是高手。 

数据不是石油

图片来源/Javad Rajabzade

什么叫黑掉一个人的大脑?就是通过这个人的行为数据,分析其喜好,然后对其发送各种有针对性的信息,影响他的认知判断,最终改变其行为。或者相反,根据他的兴趣爱好,不停的灌输同一种信息,让其坚信既有观念不动摇。

这个被黑掉的大脑以为自己在自行其是的做决策,其实一切都是设计好的结果。很多事,你以为是你以为的,但是其实是别人让你以为是你以为的,你在第一层,黑掉大脑的黑客在第二层,操控这些大脑黑客的在第三层。

还记得诺兰的电影《盗梦空间》么?现实世界里,我们无法到一个人的梦里,但是有些“黑客”就是可以通过一个人的数据,到他的大脑里。不是盗梦空间,胜似盗梦空间。

当然,除了人类会产生数据,机器也会产生数据。但是别忘了,机器产生的数据,也是为人类服务的,所以机器数据,即是人类数据。

所以,无论怎么看,数据里都有活生生的生命力,数据就是人类自身。我们不在写书法,只会敲代码,几千年后的考古,就是在数据中发现我们的生活足迹。

我曾经在一次大会主持上,问几位人工智能专家,假设未来有一天真的出现人工智能,它能看到我们现在访谈的场面,你现在对这个摄像机镜头,要对它说什么?几位专家发言立刻变得很谨慎,因为专家们知道,有一天,有一部机器,它真能看到这一刻。

所以,没有生命力的石油是可以随便出口的,哪怕是敌对的国家,也不在意两国互换石油。

但是数据不一样,数据的生命力让数据的迁移和人口的迁移没有什么两样。如果人类到某国需要签证,那么数据也需要签证。

甚至,不出国的数据也很敏感。前一阵,李开复说帮助旷世科技拿到了蚂蚁金服的数据,立刻引来两家公司的第一时间澄清。你看,数据之敏感,连有股份关系的合作伙伴都要避嫌。对数据的避嫌,比对有竞业条款的员工的限制还要多。

N年前,李彦宏曾经说过一句话,中国人不在乎数据隐私,愿意牺牲掉这些换取一些互联网服务的便利。其实,当时的人不是不在乎,是不知道数据有多重要。就像写于1031-1095的《梦溪笔谈》,并不知道石油可以带来第二次工业革命一样。

不过说过这番话的李彦宏,并没有做出依赖数据算法推荐的今日头条。而前一阵,李彦宏又说,算法不应该太照顾用户的喜好,这句话用本文的逻辑翻译一下,意思就是系统不应该轻易动用数据权力,黑掉一个人的大脑,这句话就挺好的,比用户不在乎隐私好。只不过,固然系统不应该总为用户喂甜食,但是不当的喂垃圾食品也是不对的。

1947年10月,衍生出 WTO的关贸总协定出现了,人类有了一个基于商品互换的全球贸易谈判体系。那之后,无论国与国的贸易怎么谈,无非是代价价码问题。但是70年之后,WTO已无法解决数据问题,因为WTO不是为处理依靠人类数据喂养滋生,有意识形态的“商品”设立的,老革命遇到了新问题。所以,上个月11号,邻国上任很久,即将卸任的首相和英国上任不太久的首相谈了个贸易协议,其中有个专门的数据条款,有可能是标志性的。

前阵看一部国产动画,叫元龙,一部穿越题材作品,当男主人公掏出一把手枪,干掉了古代一个功夫不错的公子哥时,弹幕上有句话刷了屏:“大人,时代变了”。

可不,时代变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