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技行者被击穿的「蛋壳公寓」:中介互联网的倒台范本

被击穿的「蛋壳公寓」:中介互联网的倒台范本

被击穿的「蛋壳公寓」:中介互联网的倒台范本

被击穿的「蛋壳公寓」:中介互联网的倒台范本

2020年12月4日 17:54:53 作者:高飞 科技行者
  • 分享文章到微信

    扫一扫
    分享文章到微信

  • 关注官方公众号-科技行者

    扫一扫
    关注官方公众号
    科技行者

中介互联网以打破传统信息不对称而出现,自身成功后,又以创造更严重的信息不对称而存在,是最大的悖论。

作者:高飞 来源:科技行者 2020年12月4日 17:54:53

关键字:中介互联网 长租公寓 房地产 房产中介 垄断

随着蛋壳公寓的暴雷,再看它官网写的东西,很多内容现在看起来就格外讽刺了。

比如它的口号——用科技让生活变得简单和快乐。

租房中介自古有之,可行业口碑一向不太好,即便如此,一手收租金、一手加价的商业模式,大不了买卖双方被坑点房租,其实模式蛮简单的。

然而现在却被搞成了不花点功夫根本看不懂的金融业,还闹出人命,难免有些令人唏嘘了。

简单而言,蛋壳公寓的业务运转模式,收的不是租户租金,是利用租户的信用建立的银行长期贷款,而蛋壳拿到租金之后,并不会直接付给房东,而是转手再去用来收房源。

这其实是一个空手套白狼的故事:信用是租户的,房子是房东的,资金是银行的。

官网介绍里又特别强调,蛋壳是“大学毕业生成长计划”的独家租房战略合作伙伴。

可这届打工人又到底得罪谁了,毕业了赶上疫情,工作不好找,租个房子还赔钱,更可能背上不良信用记录。

不过,蛋壳公寓暴雷,却是一切「中介互联网」平台口碑骤降的缩影。

被击穿的「蛋壳公寓」:中介互联网的倒台范本

「中介互联网」一词,是我临时起意,用于所有「蛋壳公寓们」的统称。

是因为多数互联网平台,表面看起来是高科技公司,但实际做的都是最古老的中介生意。

拿搜索引擎来说,本质上可被看作「资讯的中介」,左手汇聚各个网站的内容,中间经过算法,右手匹配搜索关键词分发给用户。

而电商平台,是「商品广告的中介」,左手是无数大中小商家,中间还是算法,右手推荐给目标用户。

我们当然不能否认中介互联网平台带给人们便利性,不然试想一下:如果现在要查点信息,都变成过去图书馆翻报纸的情况,世界会变成怎样。

我们承认中介互联网的价值,但是人们也越来越认识到,便利性的背后是有巨大社会代价的。

  • 代价之一,中介算法的公正性。

常用搜索引擎的人知道,对用户来说,我们看什么,买什么,玩什么,用什么词搜索不是关键,中间的算法才是关键,毕竟头几条都是广告。

你以为你在搜索,其实是平台在帮你做搜索。

而对内容上游网站而言,搜索引擎把你Kill了,就相当于一场搜索引擎展开的“网络谋杀”。

谁来决定中间算法的公正性,是世界难题,全球都无解。

可能有人会说这还不简单,加强政府监管就是了,可难道大家这么快就把某政府主导的棱镜门忘了?

  • 代价之二,在于中介的“税收”问题。

中介互联网的商业模式,可以总结为一点——控制市场,获得垄断,对市场“收税”。

这就要从中介互联网的发展历程说起,可以分成早期和晚期的各自上下半场。

早期上半场的关键词是“杨白劳”,晚期下半场的关键词是“黄世仁”。

1、杨白劳时期。

对上游来说:

在平台发展早期,平台需要商家、房东、工厂提供更丰富信息,从而吸引用户。所以中介互联网要讨好上游,大量补贴,让商家提高供应,加盟平台。早几年的打车平台,花钱补贴司机绩效就是这个道理。

对下游来说:

上半场,也是平台更需要用户。有了足够多的用户,才能吸引上游商业入驻,所以平台会通过大规模促销拉动注册和月活。用户的心理当然是“有便宜不占就是王八蛋”,所以优惠券一定是多多的发。

通过各种杨白劳行为,其中某家平台会脱颖而出,成为市场垄断者。

2、黄世仁时期。

直到垄断达成后的下半场,平台的身份就变了,由杨白劳变成收租的黄世仁。

对上游而言,如果中介平台只剩下一家,信息发布渠道被垄断。商家、房东、工厂就要求着平台要流量了,此时补贴就变成了入场费。

对用户而言,促销也就不是必需品了,因为反正用户也没有别的平台可选了。

入场费和加价费,就是平台对上下游收的“增值税”。

蛋壳公寓为什么疯狂套取资金,就是想用租户的信用做筹码,拿资金,控制房源,垄断市场。

只不过因为疫情等关系,没做好精确计算,没等控制市场具备收税能力,自己就暴雷了。

精确计算,是中介互联网平台的优势,也是它们的通病,精确会带来效率的提升,但同时意味着抗风险能力的下降。

就好比你要过一条2米宽的河,如果只准备2米1的木板,风险就比较大,一旦下雨,岸堤塌陷,河面宽了20公分,这河就过不去了。

蛋壳的问题,就是计算的太精确。万万没想到疫情之下,房屋空置率上升,拿不到足够多的租户贷款,击鼓传花的游戏就玩不下去了。

机关算尽太聪明,反误了卿卿性命。

尽管风险巨大,然而中介互联网的玩家们,还在一个个前仆后继的走上这条精算之路。

某种意义上看,中介互联网平台是裹了一层脆弱的蛋壳,都在资本的赛道上狂奔——做不成就“暴雷”,做成了就“垄断”。

也因如此,目前一切具有中介性质的互联网创新创业也变得比较无聊。

因为创意不再那么重要,主要看谁胆子大(敢加金融杠杆),看谁后台硬(资金池雄厚)。

依稀记得某个中介互联网的一句电梯广告语:“没有中间商赚差价”。这明明是彻头彻尾的反话,人类社会自古以来,就没有任何一个商业平台比中介互联网平台更会赚差价,不信大家可以看看全球市值排行榜。

比起来,这一波相对较新的新创科技互联网公司,唯一还留有光环的人就是埃隆·马斯克了。马斯克本人实际上是做金融中介起家,他是Paypal的早期参与者(创办的公司被Paypal收购了),但他发家之后,却坚决抛弃了中介,做起了实业。

做实业和做中介最大的区别在于——技术实业遵循的是摩尔定律,要不断推动产品提质降价,不然就会因为被用户诟病产品创新不足,而退出历史舞台;做中介遵循的是赢者通吃定律,只要垄断市场,就没人能管它怎么收税了。

这是由于实业产品存在固定周期性换代(产品使用年限),所以垄断市场是非常困难的(例如,iPhone的强势地位也不及十年,毕竟消费者还是会换机,手机产品还是得选型)。而中介垄断则不然,用户使用习惯心智的转移是很困难的。

中介互联网以打破传统信息不对称而出现,自身成功后,又以创造更严重的信息不对称而存在,是最大的悖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