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技行者为什么大家骨子里都爱“假新闻”?

为什么大家骨子里都爱“假新闻”?

为什么大家骨子里都爱“假新闻”?

为什么大家骨子里都爱“假新闻”?

2021年1月11日 13:59:47 作者:高飞 科技行者
  • 分享文章到微信

    扫一扫
    分享文章到微信

  • 关注官方公众号-科技行者

    扫一扫
    关注官方公众号
    科技行者

甜食,假新闻与宗教

作者:高飞 来源:科技行者 2021年1月11日 13:59:47

关键字:特朗普 社交网络 传播 谣言 新闻

小时候每当逢年过节,家里都会准备一些糖果,后来发现吃甜食的习惯是全球人类共有的习惯,比如西餐菜单经常有一页甜品栏。然而很多现代疾病,其实都与吃多了糖有关,不过这种饮食习惯就是让人很难放弃。

进化心理学对此作出了解释,我们爱吃甜食,是原始人时期食物匮乏造成的。原始人的生活,和野兽类似,吃饭经常饥一顿饱一顿,而甜的东西能够短时间为身体提供高热量,也就一时饿不死了。

自然规律演化,喜欢吃甜食的人,更容易生存,也就留下了更多的后代,所以原则上,我们多数人也许是爱吃糖的原始人后代。

「甜食基因」在洪荒时代救了人类的命,可在现代社会却害了很多人的命。因为工业生产下的甜食供应实在太丰富了,而人类骨子里对甜食的喜好又是没有节制的,暴饮暴食之下难免得病。

「甜食理论」就此埋个伏笔,让我们回到「假新闻」的本文主题。

为什么大家骨子里都爱“假新闻”?

人类历史上,可能从没有像现在被如此多的假新闻围绕着。亲友的微信群里,社交平台的信息流里,充斥着各种离谱的消息。而昨天,假新闻甚至出大事了,一些死忠川粉听了特朗普的话,以勤王之势占领了美国国会。

当互联网发明之际,很多“天真派”认为,互联网的发明,能让科学真理传遍世界每一个角落,而其实多数时候效果恰恰相反。

为什么假新闻流传速度这么快,甚至说,为什么人类骨子里喜欢假新闻?仔细想想,「甜食理论」可以对此作出解释。

正如原始人在人类社会生活早期热量不足的情况一样,原始人其实还面临另一个难题——信息不足。越高级的动物,越依赖信息作决策,比如猎物的信息,天气的信息,异族入侵的信息。哪怕是最简单的昆虫,也有感受空气湿度、温度、信息变化的能力。由此可见,谁的基因,对信息渴求最激烈,谁就更可能活下去。

有个例子,可以充分说明人类对信息的热爱。比如电梯里,哪怕是最无聊的,或者最聒噪的电梯广告,都有人盯着看,原因是人类骨子里无法忍受得不到信息和与世隔绝的状态,所以哪怕是广告,也能让大脑享受获得信息的快乐。

这种「信息渴望基因」到了现代社会,就面临着与「甜食基因」类似的问题。现代社会的信息数量,像糖果一样,是供大于求的,这对大脑来说,信息是完全过载的。在这种情况下,大脑如何筛选信息?一个最简单的方法就是偷懒,只接受最耸人听闻的信息(因为在原始人状态下,越骇人的信息,就越是和生存息息相关的信息)。说到这,我们为什么更容易对假新闻上瘾,自然也就不言而喻了。因为绝大多数情况下,假新闻,远远比真新闻娱乐性更强,内容更刺激,更能唤起大脑的阅读冲动。在早些年间,火车站经常卖一种小报,头版新闻永远是标题党“刘德华结婚了,成龙出车祸了”,买得人最多。

而从传播的角度,作为信息传播的人类个体,也容易产生传播假新闻的冲动。因为传播假新闻,能够获得周围人群的关注度,按照原始人的说法,你更容易成为被一群猴子包围在中间的那个更知名的猴子。试想一下,如果在猿猴时代,其中一只猴子,一会说“要下暴雨,快收衣服了”,一会说“老虎要来了,我已经闻到味道了”,这只猴得多受宠爱。换言之,如果另外一只猴子经常说,“其实我们也会掉毛的”,“原来石头是不能吃的”,输出没有任何刺激性的信息,恐怕会被当作傻子。

所以总结下来,在现代社会,假新闻对个体大脑来说,更好吃,假新闻对传播者来说,更容易引起族群瞩目。这也是为什么,真假新闻两条信息,同时在传播网络上传播,假新闻一定比真新闻跑的更快;而辟谣新闻,一般只有谣言新闻访问量的1/10甚至1/100。

如同,有毅力能够拒绝自身甜食基因诱惑,合理饮食的现代人更容易获得健康一样,信息的合理饮食与我们的生存发展有重大关系。这里有两种人值得一提:

第一种人,有甄别力、对抗信息基因诱惑的现代人,他们无疑更容易获得真实情报,从而作出更正确的决策;

第二种人,知道如何创造“甜食”信息,蛊惑原始人大众的大脑,让乌合之众为其服务。对号入座一下,特朗普是哪种人,就很清楚了。

从这个角度看,受众最广泛的宗教,其圣典往往都会写成故事,最不济也会写成语录对话,你猜是为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