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中国手机业创新十年:一副“高质量发展”群像

中国手机业创新十年:一副“高质量发展”群像

作者:高飞
2021年12月8日 10:39:02

中国企业面孔在全球通讯科技峰会上的分量如此之高,其实正如过去十年间,中国智能手机产业走过的路与创造的成就。

中国手机业创新十年:一副“高质量发展”群像

2021年12月1号,还有一个月就要迎接新年的三亚风和日丽,和同为海岛的夏威夷气候几乎无二。一场别开生面的技术峰会正在这两地同时举行,丝毫没被18个小时的时差和10000公里的距离阻挡。这种跨时空的沟通,似乎也应景了此次活动“2021骁龙技术峰会”网页上的描述——“突破移动科技的边界”。

“骁龙”是高通公司的移动芯片平台,简而述之,它就是让我们的手机兼具通信和计算能力的主要系统级芯片——手机也因它的存在,才能成为个人的计算机,和支持5G标准的通讯设备。顾名思义,“骁龙技术峰会”自然是关于骁龙的新技术和产品发布会,不过在关注新技术之余,我更加留意到的,是峰会中出现的面孔。

即使在美国夏威夷会场,除了发布技术的高通公司高管外,中国企业也毫无疑问成了活动主角。两场主题发布中,第一天远程连线亮相的是小米公司CEO雷军,第二天则是联想集团CEO杨元庆。而在中国三亚会场一场圆桌讨论“高朋满座话未来”中,更是有6家智能手机公司小米、OPPO、vivo、荣耀、中兴ZTE、黑鲨和电商平台京东通讯业务等中国企业高管和高通嘉宾共同露面。作为这场圆桌的主持人,我的印象自然更深刻。

一切有果必有因,中国企业面孔在全球通讯科技峰会上的分量如此之高,其实正如过去十年间,中国智能手机产业走过的路与创造的成就。

更多产业外行人成手机圈内人

圆桌对话中,高通公司高级副总裁颜辰巍回顾中国手机这十几年历程,感受最明显的发展成果就是,2010年在其刚加入高通时,当时全世界排名前十的手机厂商里,台上只有一家公司中兴在其中,但现在再看,全世界前十大手机厂商中的七家都是中国公司。

确实如此,根据Gartner数据,2010年的世界,还是诺基亚、LG、RIM和索尼爱立信和三星、苹果曾经占据主流的时代。而到了2021年,中国企业已经霸榜全球手机TOP排行榜,在参加对话的企业中,更有三家进入前五(小米、vivo和OPPO)。

不过,对我来说,最有意思的事情在于,目前的中国TOP手机企业中,除了华为、荣耀和ZTE之外,其他更多面孔,此前却并无任何通信产业的经验。比如出身家电企业的OPPO、vivo、出身互联网的小米,和作为创业公司的黑鲨。

小米是一个典型例子,2019年7月22日,一年一更的美国《财富》杂志发布了2019年世界500强排行榜。成立仅9年的小米集团首次跻身世界500强企业,成为继京东、阿里和腾讯之后,第四家登榜的中国互联网企业,更是最快进入500强的企业。

回顾小米的成功,自然离不开其在零售、软件体验等方面的创新。但同时,自小米1手机,小米就开始与高通合作,通过搭载骁龙芯片,得以更快进军智能手机产业并做出产品,也被外界认为是重要因素。现在,小米的故事还在写续章。在圆桌对话中,小米集团高级副总裁、手机产品部总裁曾学忠在“年度照片秀”环节中,强调了此前雷军提出的小米战略目标,“三年时间成为全球第一手机厂商”。

小米昨天的故事,正在今天的黑鲨手机上演。黑鲨是一家专注提供移动游戏专业手机的创业公司,公司 CEO罗语周在对话中接受提问时表示,“作为一个创立了4年的手机企业,今天能被邀请参与论坛,体现了高通公司对于中小企业、对于创新精神的一种支持”。

“骁龙”集成了一部手机所需要的核心半导体部件,让圈外人就得以用最低的成本和最短的周期,进入原本高技术门槛的通讯行业。

中国手机业创新十年:一副“高质量发展”群像

这种生态合作还创造了额外好处,那就是产业间的交叉创新。“圈外人企业”在发展过程中,给手机产业提供了很多传统玩家想不到的思路,比如大家已经熟悉的小米“互联网思维”,以及对用户细分场景的打造,比如在手机音乐方面,OPPO最初曾有一句广告词叫 “聆听,如此优雅”,与vivo的“让音乐活起来”相映成辉。

合作不阻碍创新,反而成就创新

由于骁龙是开放生态技术平台,人人可用。于是有人担心,这种合作是否会让中国手机成为缺乏创新和同质低端的群体。事实证明,这种担心可以被理解,但是情况并不存在。在圆桌对话中,几乎所有企业都将品质创新,作为未来发展的关键词。这不是喊口号,过去十年间,中国手机品牌对此身体力行。

比如OPPO三年前就建立OPPO研究院,目前已经拥有坐落于中国、日本、美国的6大研究所和位于中国深圳、东莞、成都和印度海得拉巴的4大研发中心。OPPO副总裁、手机产品线总裁段要辉在对话时表示,这些研究力量为OPPO带来源源不断的创意和专利,并围绕包括人工智能、用户数据隐私及互联互通在内的重要场景做了很多技术储备。根据德国领先研究机构 IPlytics统计,OPPO的5G专利组宣称量甚至已进入全球TOP10。经过十年创新发展,OPPO已成为通讯业内行人。

荣耀作为独立公司创立时间不长,但成长速度迅速。荣耀产品线总裁方飞在对话中回顾了荣耀50产品的开发过程,这是一款上市之后就成为中国安卓2000—4000元价位段销量的王牌产品。手机系统芯片,对于终端厂商和高通来说,都并非拿来即用/提供那么简单,需要大量联合研发和共同调优。荣耀团队在软硬件底层的技术积累,就为手机性能创新贡献良多。比如在发挥芯片能效比方面,荣耀就有GPU turboX、OS turboX和Link turboX等原创性技术,能够基于消费者场景,对系统资源进行精确调度,从而提升使用体验。

手机要取悦用户,就要围绕实际体验做文章。这方面,中国手机业几乎照顾到了产品中的每一个功能。影像系统是近年来智能手机最重要的子系统之一,vivo对此投入良多。vivo高级副总裁、首席技术官施玉坚在对话中透露,vivo与百年光学企业蔡司联合成立了实验室,将蔡司在光学能力上的积累应用到手机领域,使得手机摄影镜头的透光率进一步提升,反光率进一步降低,最大程度消除眩光、鬼影等问题,并成功应用在X70系列手机上。甚至,在vivo的产品中,还搭载了其自研的V1影像处理芯片,将一些影像处理算法硬件化,提高算力,降低功耗,有自己的“芯”。

中兴作为老牌通讯公司,拥有诸多核心技术储备,在用户体验方面也是不遑多让。在“照片秀”环节,中兴通讯高级副总裁、中兴终端总裁、努比亚总裁倪飞就秀出了一张银河的照片。这是一副老照片,拍摄于2013年,但却是人类历史上第一张用手机拍摄的银河。因为“以前手机光圈小,根本拍不出来这样的照片,需要长曝光(才能拍摄)”,这部用于拍摄的手机是中兴旗下的努比亚Z7,用的芯片是一款骁龙芯片MSM8974AC。

倪飞同时向与会者阐述了中兴产品创新方法论:第一是可感知,功能用户能够体验到;第二是可传播,功能可被描述和推荐;第三是功能不可逆,用户使用后就不愿意再放弃。沿着这一思路,中兴去年推出了第一款屏下摄像手机。倪飞认为,这是在显示方面进行的一个不可逆的突破,虽然当时还有一些问题要解决,比如透光率和自拍效果,但马上在今年的第二代屏下手机上得到极大改善。正所谓只要思路对,办法总比困难多。

论及功能体验开发,黑鲨作为游戏玩家专用手机公司自然体会真切。黑鲨CEO罗语周表示,在安卓手机阵营里,黑鲨是第一个将SSD器件用在手机存储的公司,又是第一家将SSD和UFS结合成磁盘阵列,一项服务器技术,用在手机中的公司。黑鲨还将手机外放做到了DXO上排名第一,“很多游戏玩家也跳广场舞,他们已经抛弃音箱了,用黑鲨手机就完全足够了”,罗语周笑言。

这些创新自然也被销售渠道看在眼里,打开几乎任何一天的京东手机频道首页,映入眼帘的产品多为国内手机品牌。京东通讯事业部负责人潘海帆进一步表示,基于自身平台的用户洞察,京东过去做了很多基于C2M的消费者反向定制。

Many more things

正因为在产业愿景的推动和在产品创新的加持,中国手机产业在“量”的基础上,已将“质”作为重点工作,持续推动品牌高端化。据IDC统计,自2020年第二季度开始,中国智能手机高端(400美元以上)市场份额已接近40%,相比2019年同期提升了近10个百分点。小米曾学忠透露,有骁龙旗舰移动平台的合作加持,小米正一步一步开拓全球高端用户市场。目前小米在欧洲已经突破了799欧元价格档位,并上探1299欧元。

在满足大众之后,小众需求也在被不断被中国手机企业所关注。OPPO段要辉在“照片秀”环节展示了一个手机屏幕色彩设计方案。段要辉透露,统计数据显示,有16%的人存在色彩感知障碍,无法完全感受五彩缤纷的自然世界。OPPO作为中国信息无障碍产品联盟成员之一,做出了千人千屏方案。即使比例上是少数(但是绝对量也是庞大数字)的色弱或色盲用户,也能通过OPPO视觉增强方案,获得经过匹配、优化和修复的色彩体验。如果一个产业已经基于小众需求提供创新体验,我们自然也就没有什么理由担心,这个产业面向高端品质迈进的决心和能力了。

不过,产业中还有另外一种看法,全球智能手机产业的增速已经有降速之忧,这是躲不开的坏消息。但是,对中国产业而言,应对策略也已在路上。

一方面,中国手机产业正在步入国际化的快车道。如施玉坚表示,vivo 2014年开始就开始“出海”,并摸索出 “More local,More global”的发展理念。高通也在这方面提供了坚实的支持。高通颜辰巍表示,高通首先将技术平台做好,把优秀的IP技术模块集成在芯片中,让合作伙伴的产品能借助这些技术发挥出最好的功能,和国际品牌正面较量。

其次,高通还在帮合作伙伴着眼于围绕智能手机产生的新机遇,甚至是手机之外的新领地。在强调万物互联、万物智能的现在,智能手机已经变成了各种智能终端的中心,以智能手机为中心还已经衍生出了很多别的产品,比如智能手表、智能耳机、平板电脑、笔记本电脑,甚至是汽车,AR、VR设备等。颜辰巍认为,中国厂商在智能手机上已经取得了相当不错的成绩。高通可以和生态伙伴在手机技术的基础上,去开发这些新的智能产品。

中兴倪飞也在对话中表示,中兴跟高通的合作就不仅限于手机。在5G CPE市场方面,中兴占有率位居全球第一,全年终端出货量预计将超1亿部,累积出货量已经将近10亿部。在他看来,“手机是各类终端连接的核心,各种各样的终端连接到家庭场景可以提供无缝的用户体验和智能生活方式,中兴和高通在这方面也可以做很多工作”。小米曾学忠则在对话中提及了小米在智能电动汽车的新征程。“雷总年初提出来要进军智能电动车,到9月1号,公司完成注册,研发到岗人数已达到453人。前两天,小米汽车已正式落地北京的亦庄经济开发区,未来要形成两条线年产30万辆智能电动汽车的产销能力”。

横向国际拓展,纵向垂直突破。高通公司中国区董事长孟樸在圆桌对话开始前与高通公司全球副总裁侯明娟的连线互动中表示,凭借可扩展、可满足全部终端市场需求的统一的技术路线图,高通的业务将越来越多元化,伙伴和朋友也会越来越多。

来源:科技行者
0赞

好文章,需要你的鼓励

推荐文章
在这个充满变数的数字世界,连接力就是头号生产力

在这个充满变数的数字世界,连接力就是头号生产力

连接能力,可以穿透网络世界的一切桎梏。

对话高通发明家吕林:以突破性的Smart Transmit技术优化5G上行速度和网络覆盖

对话高通发明家吕林:以突破性的Smart Transmit技术优化5G上行速度和网络覆盖

她在高通Smart Transmit技术方面做出了开创性的工作,它利用先进技术智能管理多个天线组的发射功率,从而大大扩展网络覆盖范围,提升上行速度并降低时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