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技行者对话复杂美创始人:「杀手级应用」会让大家看到区块链价值

对话复杂美创始人:「杀手级应用」会让大家看到区块链价值

对话复杂美创始人:「杀手级应用」会让大家看到区块链价值

对话复杂美创始人:「杀手级应用」会让大家看到区块链价值

2020年3月24日 10:46:19 作者:周雅 科技行者
  • 分享文章到微信

    扫一扫
    分享文章到微信

  • 关注官方公众号-科技行者

    扫一扫
    关注官方公众号
    科技行者

2013年,吴思进无意中接触到了区块链技术,找来了比特币白皮书和一堆代码,埋头看了两天,触动很大。“区块链是一种底层基础建设”,他决定将自己2008年创办的复杂美全面转型,开始探路区块链研发。

作者:周雅 来源:科技行者 2020年3月24日 10:46:19

关键字:复杂美 区块链 区块链启示录 去中心化 对话

2020年伊始,注定会在史册中记下浓墨重彩的一笔,新型冠状病毒肆虐,打乱了我们的工作和生活,带来新的挑战。然而,机遇总是与挑战并存,变化中会萌发新的生机。

去年起,区块链的发展与应用被视为技术创新和产业变革中的重要一环,科技行者特此推出《区块链启示录》栏目,遍访区块链从业者,希望从他们的观察中发现新机遇,为区块链行业带来启示。

《区块链启示录》本期,科技行者的对话嘉宾是复杂美创始人兼CEO吴思进。复杂美是一家2013年涉足区块链的企业,吴思进因此可以说是“第一批吃螃蟹的人”。

2013年,吴思进无意中接触到了区块链技术,找来了比特币白皮书和一堆代码,埋头看了两天,触动很大。“区块链是一种底层基础建设,会对整个经济和社会产生巨大的变革作用”,他决定将自己2008年创办的复杂美全面转型,开始探路区块链研发。

2016年,在众多公司还没有突破区块链的技术门槛时,吴思进带领复杂美从零开始,做出Demo;2017年,多数区块链公司在研发底层设施时,复杂美落地了好几个与世界500强合作的项目;2018年,复杂美与百年老店杭州知味观合作发行区块链月饼,尝试资产数字化;甚至,吴思进耗时5年,就为了“自主开发”一个区块链系统,最终复杂美Chain33诞生,于2018年11月开源,成为全球首家平行链跨链架构。

「技术创新」一直贯穿着复杂美发展脉络,这个组织因为注重技术创新,也积累了丰厚的专利。2014 年,吴思进主导申请了国内第一个区块链发明专利:钱包找回功能,由此开启了复杂美浩浩荡荡的专利研发之路——对于吴思进而言,“专利意味着创新,同时也意味着一个团队信念。”

谈及对于区块链的判断,吴思进强调,区块链最大的价值在于「去中心化」,以此打破实体经济和巨头企业「中心化」的垄断,让更多的创业创新涌现出来,给人们带来更多低成本的便利。

吴思进同时也有顾虑,“区块链发展的真正障碍在于大家的认知”,区块链最终还是要应用,要有「杀手级应用」,才能够让大家认知到区块链的真正价值。

对话复杂美创始人:「杀手级应用」会让大家看到区块链价值

▲ 图:吴思进,复杂美创始人兼CEO,中国电子学会区块链委员会专家,杭州之江实验室成员(国家级,阿里浙大),浙江省区块链技术应用协会副会长,浙江省数字经济学会理事 

【谈区块链和疫情】 

很多社会问题可以上链解决

科技行者:疫情之下,多数企业的经营都受到了影响,复杂美目前是如何办公的? 

吴思进:我们基本上都已经复工了,只是客户的上门交流不可避免受到了影响。当然,我们也经常通过远程会议系统办公,比如钉钉、微信、小鹅通等等。

科技行者:区块链技术具体对于应对这次疫情起到什么作用?

吴思进:我本人经历过2003年的SARS,和2008年的汶川地震,我也捐了一些款,最后据说这些款莫名其妙不知道跑哪里去了。还有,我们经常会看到一些碰瓷的行为,做了好人好事结果被讹;还有一些捐款行为被认为是作秀。

因此复杂美在1月25日的时候开始做一个慈善的区块链应用场景,还为四川达州市做了一个区块链的慈善系统。我觉得如果慈善基金会或者公益组织愿意把所做的事情公开,有多少捐款,有多少捐赠物资,谁接收了,都能在区块链上记录下来,才能把这种慈善和公益行为会开展得更顺利,或许能激励更多人,能够让大家更多地弘扬正义的东西,更正能量发展,很多的社会问题通过公益组织也可以解决。

否则想要援助的人又没有途径,需要帮助的人又得不到救助,整个社会就感觉很冷漠,也是社会的一个缺陷,我觉得通过区块链可以解决社会一些弱势群体的问题,让这个社会更加和谐美好。

区块链应对疫情的另一个作用是“去中心化”,比如分配物资问题,各个物流公司、供应商和接受方之间很难有交集,也很难形成一个协作,但是通过区块链就可以做到,让医院、物资、物流、供应商和接收方的所有信息透明,在链上可以身份认证,也可以有价值传递。

【谈企业文化】

专利意味着创新,也意味着团队信念

科技行者:我们注意到,您2013年就开始关注区块链技术了,时间非常早,当时吸引您关注并研究区块链的原因是什么?

吴思进:早期的时候,区块链就是一种价值互联网,比如区块链的不可篡改,或者去中心化记账,当时我认为它可以代替纸张来存储和证明我们的财产。

经过几年发展之后,我认为区块链的维度比互联网更高,它是一种底层基础建设,如果中国在区块链方面进行大量研发和布局,可以在全球处于领先位置。

科技行者:复杂美这个名字很特别,您能否分享一下这个名字的由来和寓意。

吴思进:2000年,我在浙大读研的时候,看过一本书,米歇尔·沃尔德罗普的《复杂》,我看了将近半年多才看明白,说的是美国一些科学家们在各自领域发现,这个世界是一个相互关联和相互进化的世界,并非线性发展的,他们认为这个世界上不仅存在着结构和秩序,也存在着混沌。

“生命是从简单往复杂发展的,其实是一个自组织不断进化的过程”,我觉得这个很有意义。

区块链也是一个非常复杂的东西,我们要把区块链做成一个简单美的东西展现给用户,所以就叫做「复杂美」。

科技行者:复杂美在专利上有很多储备,您个人也有诸多专利研究成果,那么能否谈谈公司的技术研发战略?

吴思进:我父亲原先是飞行员,退伍读完大学后做了机械工程师,在汽车领域撰写有四项发明专利。后来,通过专利转让获得了一笔不菲的收入,并以此支撑我读的大学。同时,随着企业在不断经营的过程中,我也逐渐意识到知识产权对一个企业的重要性,所以对专利这块就一直非常的重视。

对于一家企业而言,尤其是以技术为主的企业而言,专利意味着创新,在适当的时候也能保护自己的知识产权,同时也意味着一个团队信念。 目前,复杂美已累计申请300余项区块链发明专利,其中有9项已经获得授权,排名全球第五,阿里巴巴和腾讯科技全球排名第一和第二。

【谈区块链核心】

“去中心化”将彻底打破数据垄断和信息壁垒

科技行者:这些年,通过您的观察和经历,区块链的发展瓶颈是什么?

吴思进:我原先看到过一个有意思的研究,来自于世界一些权威专家,结论是“中国人智商非常高”。研究数据显示,东亚人(包括中国人、日本人、朝鲜人)拥有全世界最高的平均智商,平均值达到了105,紧随其后的是欧洲人平均智商100,然后依次是爱斯基摩人、东南亚人、美洲本土印第安人等。

之所以说这些,是因为这次疫情让我们有目共睹的是,中国人的学习能力很强。单从区块链的发展来看,中国的区块链技术创新能力在全球都是比较领先的,发展速度非常快,比如模块化开发插件、平行链技术、跨链技术等等,相对比较成熟,所以我觉得区块链的技术已经足够用于实体;区块链应用方面,中国企业的配合度也远远高于西方国家。

要说到瓶颈的话。区块链发展真正的障碍在于大家的认知,就好比早期的互联网,大家还无法有这个认知说一定要在互联网上买卖东西。

但这也没关系,我觉得三五年以后,大家也会比较习惯在区块链上生产协作、消费、买卖东西,这是一个过程。所以我们希望通过技术的完善,再结合一些比较有价值的应用场景,让大家能够认识到区块链的真正价值,再逐步往前推进。

科技行者:去年官方第一次表态,认可了区块链作为创新技术的地位,结合目前的宏观环境,您对于整个区块链产业有哪些观察?

吴思进:目前区块链(尤其是政府部门的区块链)主要在一些城镇的项目,我觉得意义并不是非常大;央行在做数字货币,我觉得有一定的意义。

去年10月24日的会议让大家觉得区块链是一个非常好的东西,所以大家的学习热情高涨,但问题是,“什么是区块链”,“区块链用在哪里”,应该说大家还是没有真正弄明白。

所以我觉得,还是需要有一个「应用场景」,真正的「区块链杀手级应用场景」出现以后,大家才会真正了解它的价值,就好比淘宝出现之后,大家才发现网购真的很方便。

什么样的应用场景呢?比如,企业或者个人的债权(在区块链上通常叫「白条」),在区块链开白条进行流转,这是一个「去中心化金融」的方向,它可以降低融资成本,也可以让企业和个人在区块链上建立自己的信用数据;另外,商品我们都可以把它发成商品Token在区块链上进行流转,可以进行物物交换;从其他角度来说,我觉得现在互联网模式最终基本上都会转到区块链上,比如去中心化金融、支付、债券、商品的Token。

还有一个角度是「去中心化电商」,因为商品的Token进行流转可以批发。还有「去中心化的社交」,现在社交的垄断也是比较厉害,应该说金融垄断、电商垄断、社交垄断都挺厉害,我们通过区块链给大家提供一个工具,让大家能够结合自己在区块链上进行价值互联网的使用,让自身的信用能在区块链上展现出来,用更低的金融成本、更低的贸易成本、更低的社交成本,来开展制造和贸易活动,我觉得这是一个非常明确的方向。

科技行者:哪些应用场景将来会成为爆发点?

吴思进:挺难说,比如复杂美的一些应用案例,包括海航的企业票据流转平台,美的的企业白条,还有一些汽车行业物流平台,一些世界500强行业的探索等等。

我是觉得,政府部门和大企业做区块链,成功的概率相对比较低,首先它们并不缺钱,它们中心化的系统用区块链,变革意义不是特别大。但是对于那些真正需要资金的中小企业来说,区块链的作用会更大,就像当年互联网企业网站,它不是为货店和超市服务的,也不是为大型外贸公司服务的,而是服务于小型外贸公司,个人淘宝商家。

所以,复杂美目前也是利用区块链服务于一些中小企业,因为它们缺少资金,缺少信用,缺少销售的工具,而我们通过把中小企业放到区块链上,可以让它们建立起自己的信用,建立起自己的销售渠道,建立自己的融资渠道,对它们来说可以自己把控自己的命运,对消费者来说可能就去掉了更多的中间商。

我觉得这是一个很好的方向,至于具体什么时候爆发,还是要先耕耘,要能够上链运转起来以后逐步发展。

区块链有这么一个机会,只要把企业都上链了,他们的债权上链,他们的商品token上链,他们的社交上链,一定会有机会把它竞争力展现出来,这是其他普通的互联网,其他的中心化机构,没有办法达到的。因为链上没有那么多垄断和约束,可以让制造和贸易成本更低,价格更透明,所以区块链一定要应用于市场比较公开、竞争比较激烈的行业,在这里面区块链会更容易发挥它的作用。

科技行者:具体到复杂美,打算在哪些领域发力,是否有一些成功案例可以介绍一下?

吴思进:复杂美目前瞄准的方向是二手租赁行业,因为现在的年轻人一方面资金比较少,另一方面容易接受共享经济模式,此外一些二三线城市也会有二手商品的市场需求,这样就会形成一个链条。

以手机租赁为例,手机租赁行业的信用度是不透明的,这个行业比较缺资金。因此复杂美可以跟一些手机租赁商合作,先把租手机的人的数据写在区块链,通过脱敏以后展现给投资人。比如买10台手机租赁出去,可以获得年化可能12%的收益,一年之后卖掉这台手机,刚好也能获得租赁收益(投资收益),有些人对这个数据比较认可的话,他可以给这些人做一个担保,这些通过区块链就很容易实现。如果你急需用钱或者有别的情况,也可以把租赁的租金的欠条转卖掉,就会形成一个交易的市场,他可以买了手机租赁出去,也可以把租金的收益权转让出去,这样相对会形成这么一个自由的市场。

科技行者:这是针对什么样的人群,或者什么样的市场需求呢?

吴思进:我觉得租赁行业肯定会越来越发达,以前我们也想不到P2P行业为什么当时那么火爆,其实是借钱的人越来越多,大家越来越没有储蓄,大家的消费越来越倾向于提前预支,比如这次疫情,有人说不能停工,因为一停工他们就没有收入,而且都是月光族,情况就是这样。

目前数据来看,在中国没有存款的“月光族”还是占很大比例的,这群人要消费只能通过抵押或信用借贷,而90后、00后群体成长起来,市场也会逐步增大。

科技行者:现在区块链公司非常多,很多大公司也纷纷入局,您觉得对于区块链产业而言,核心的竞争要素是什么?

吴思进:目前我们的金融机构、中心化的互联网公司,它们的目的是“收集数据”,而区块链主要是「去中心化」。

区块链底层架构目前还是非常不明确,但在国内算是百家争鸣,比如复杂美Chain33,基本上能够实现各种各样的功能,成本也比较低,很多应用就比较容易实现。

区块链最终还是要应用,要有「杀手级应用」,才能够让大家认知到区块链的真正价值。无论是巨头企业还是中小型企业,区块链多少都能起到锦上添花的作用,比如发票、跨过追溯等等,但我觉得这些都不是区块链真正发挥价值的地方。

区块链真正要解决是「分布式的中小企业」,解决中心化问题,因为区块链的价值不在于它的技术,而在于它的模式,它的模式就是「去中心化模式」。

比如一些电商平台,维护成本比较高,和外界联络也是一个孤岛,区块链可以让这些去中心化的电商连起来,把一个个平行链 [注1] 通过一个主链可以进行交互,他们就可以进行价值交换,很多「分布式的」企业、机构和个人,可以在区块链上进行互动。这是传统的互联网没有办法做到的。

更关键的是,区块链可以让企业在生产、贸易和消费过程中所有的数据仅交易双方两者拥有,第三方不一定拥有(除非监管的原因),它可以保障企业和个人的隐私,数据由自己把控,有自己的独立自主权,这样灵活度更高,成本也更低,这也是区别于大型企业的“垄断情况”。

区块链未来可以让大家看到「个体创造力」,个体的能力可以最大价值发挥出来并获得比较合理的收益,而不是说一定要依附于一个平台,依附于一个金融机构,依附于一个大的互联网公司,如果大部分人能够往这方面去追求,也是区块链的价值所在。

【注1】平行链是复杂美Chain33的一大亮点,Chain33是业内第一个提出“平行链”概念,并实现开发应用公链系统,Chain33于2018年11月开源。它是在主链基础上搭建的区块链,因此,平行链并不是一个简单的“DAPP应用”,更拥有自己独立的区块链生态。平行链使用主链的共识,结合开放平台的API 和 SDK,就可以开发出自己所需的应用链,非常适合需要建立自己商业生态的中小企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