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扫一扫,关注公众号

  • 科技行者

  • 算力行者

见证连接与计算的「力量」

首页 马斯克:现在全球最大威胁是没有足够的新生儿。人口学家:并不是。

马斯克:现在全球最大威胁是没有足够的新生儿。人口学家:并不是。

2022-10-20 10:35

20世纪初的法国曾面临生存威胁,当时的问题是,民众们不愿生孩子。

1900年时,法国女性一生平均要生3个孩子;而在德国边境,平均生育率高达5个孩子。所以几十年来,法国人口一直顽固的徘徊在4000万左右,而欧洲其他国家的人口却在不断增长。美国记者Walter Weyl曾在1912年写道,“这是法国人无法回避的事实,世界上没有哪个国家的出生率如此之低。”

后来,法国社会决定采取行动避免危机,于是提倡生育的组织如雨后春笋般涌现。到1916年,约一半的法国国会议员都加入了同一个“游说团体”,该团体着力推动提高出生率的相关政策,政策设立了一笔年度专项津贴,当年就向90位养育了9个或9个以上孩子的法国夫妇奖励2.5万法郎。而通过限制堕胎和避孕的法律,儿孙满堂的母亲还会根据养育孩子的数量而获得荣誉勋章。

但这一切,都无法扭转法国出生率下降的轨迹。前首相Paul Reynaud就曾在1937年1月感叹道,“现在的情况是,4100万法国人面对6700万德国人与4300万意大利人。单从数字来看,我们已经输了。”

Reynaud说得没错,但此后事情又发生了变化。在二战后的几十年里,由于婴儿潮和大量移民,法国人口激增。虽然如今战后的繁荣早已消退,但法国的当前生育率仍是欧盟国家中最高的:那令人担忧的“人口崩溃”从未发生。

然而,对于人口下降的焦虑却一刻未停。目前手持这面宣传大旗的正是埃隆·马斯克(Elon Musk),对他来说,停滞不前的出生率不只是特定国家的危机,更给整个地球构成了严重威胁。

马斯克曾在2019年8月的一次AI会议上指出,“如果AI能够一路走向美好未来,那我认为20年后世界将面临的最大隐患将会是人口崩溃。”这个问题显然深深困扰着他,因此他在今年再次发推文(Twitter)表示,“低出生率导致的人口崩溃,给人类文明带来的风险将比全球变暖更可怕,记住我说的话。”

人口统计学家们记住了马斯克的话,但对他的可怕预测却并不买账。维也纳人口研究所的Tomas Sobotka表示,“地球上有80亿人口,而且人口还在增加,我们目前还没有看到人口崩溃,甚至没有预测到。”即使是最悲观的预测,2100年全球人口也将达到88亿左右。虽然这已经远低于联合国得到广泛的认可104亿估计数字,但仍比目前地球人口的数字再多出8亿。多数预测还认为,世界人口将在21世纪下半叶的某个时间点达到顶峰,之后趋于平稳或逐渐下降。联合国人口估计与预测司长Patrick Gerland表示,鼓吹人口崩溃的言论“可能过于夸张了”。

据联合国称,2022年至2050年期间,唯一将会出现人口整体下降的地区就是东亚与东南亚。其他地区的情况则完全不同。撒哈拉以南非洲的人口将几乎翻一番,从2022年的12亿增加到2050年的接近21亿。同期,印度的人口将增长超过2.5亿,超越中国成为全球人口第一大国。Gerland坦言,对世界上大部分地区来说,无论是现在还是在可预见的未来,都不必担心人口下降的问题。

但在更遥远的未来呢?日本的人口已经开始下降,并成为全世界总和生育率最低的国家之一——日本女性一生平均生育1.3个孩子。要想保持人口总数不变,这个数字需要达到2.1,而且这还是不考虑出国移民、预期寿命大致不变的情况。如果生育率长期低于2.1,那么人口数量就会开始下降。在日本,我们看到这种情况正在发生——2010年人口达到1.281亿峰值,并在接下来的十年中慢慢下降至1.258亿。

维也纳国际应用系统分析研究所(IIASA)的人口统计学家Samir KC则通过研究,探索了“如果全球总和生育率在下一个千年保持在正常更替水平以下,会发生什么?”。如果这个总比率保持在每位女性对应1.84个婴儿(按照联合国做出的2100年生育率预测),那么全球人口将一路从2100年的104亿,下降至2500年的19.7亿,再到3000年将下降到2.27亿。Sabotka在邮件中写道,“这并不是什么人口崩溃,而是缓慢的人口下降。”请注意,这样的结果已经跨越了千年的尺度,所以当前担心全球“人口崩溃”,就如同1000年出生的人们恐惧千年虫问题一样。

未来1000年,人口又将出现怎样的变化?核战争、流行病、新的宗教、家庭偏好、殖民其他星球乃至医学突破大幅延长人类寿命,一切皆有可能。牛津大学哲学教授Hilary Greaves表示,如果我们真心关注如何尽可能增加人类数量,那么首要任务就是避免任何可能彻底消灭人类的风险。1000年是个漫长的时间尺度,假设当前人口趋势将在这么长的周期内持续下降,这个想法本身就很荒谬。

01 人少了、年龄大了,但却更快乐了

在人类历史的大部分时间里,我们的人口都在缓慢增长:在公元前10000年到公元1700年之间,全球人口的年增长率仅为0.04%。在更早的史前时期,人口可能曾经下降到只有几千人。即使是在农业出现、城市兴起之后,人口也会随着突如其来的传染病和饥荒而持续波动。

一直到19世纪,随着新生儿夭折率的大幅下降,这种极其缓慢的增长趋势得到逆转。从1803年到1927年,全球人口从10亿增加到20亿用了124年;增加下一个10亿用了33年;然后是15年,再然后是12年。正因为如此,20世纪后半程出生的几代人,才总会把人口快速增长当作是常态。

罗得岛布朗大学经济学家David Weil指出,“我们的心理观点建立在这样一种基础之上,即人口就应该保持自然增长。”但从经济学上讲,现实并非如此绝对。随着国家财富的增长和女性受教育程度的提高,生育率往往会有所下降。从高生育率转向低生育率的国家,通常会经历这么一段时期:期间适龄劳动力比例很高,非常年幼或非常年长的群体则相对较少。这种所谓“人口红利”,被认为是韩国、中国台湾、中国香港和新加坡等国家/地区在20世纪下半叶实现经济迅猛增长的主要原因之一。

然而,人口红利迟早会结束。Weil坦言,“当曲终人散,我们还是要回归常态。”不过在他看来,人口缓慢减少未必会引发经济灾难。随着中青年人口的逐渐减少,老年人的工作年限和预期寿命越来越长,这就让赡养人口与劳动年龄人口的比例趋于平衡,而人口较少的国家将从正在增长的国家的创新中受益。“我很赞同这样的想法,也就是说到下个世纪,会有更多像“爱因斯坦”那样的天才出生在印度、中国或者尼日利亚,所以欧洲国家的人口缩减并不会导致技术停滞。”

人口下降甚至可能是件好事。根据挪威生育与健康中心的Vegard Skirbekk在新书《衰亡与繁荣!全球出生率波动与少孩优势》(Decline and Prosper! Changing Global Birth Rates and the Advantages of Fewer Children)中提到,低出生率的世界可能反而更加宜居。当人类的生育率略低于维持总体数量时,反而是最容易掌控的局面。过去一个世纪以来,美国从事农业的劳动力比例一直稳步下降,但工人的人均生产力却从未如此之高。简而言之,与历史上的任何时期相比,我们如今都能用更少的适龄劳动者产出更多产品。只要配合正确的财富再分配政策,人口下降可能并非诅咒、而是福音。”

02 能生尽量多生

但各国政策倒是没那么乐观。中国的人口很可能在2022年达到顶峰,经过数十年的计划生育,如今中央政府正鼓励公民多生孩子。部分城市开始为二胎和三胎父母提供现金奖励,更有城市还承诺给多胎家庭提供低价托儿所或廉租房。

但生育政策往往很难彻底扭转人口减少的趋势。自1996年以来,日本政府颁布了一系列政策,试图扩大家庭规模,可始终改变不了民众的“少子化”倾向。IIASA人口统计学家Samir KC在上海大学授课时,总是问他的学生,一生打算要几个孩子。而从今年开始,首次出现了一个孩子都不想要的回答。“少子化”观念,已经开始在中国的大城市中出现。

Skirbekk说,社会需要适应更多元的生活方式,而不是简单地鼓励没有孩子的人开始生孩子。有证据表明,社会福利建设更好、性别平等程度更高的社会,往往拥有较高的出生率,这或许可以解释为什么北欧女性的平均生育率总体高于南欧。昂贵的住房,也成为限制家庭人数的另一个原因,导致很多想要孩子的父母不敢轻举妄动。能够在社会中推行公平与平等政策的国家,有望提高生育率,同时正常保障那些无子家庭。

与此同时,韩国和日本等历来限制移民流入的国家,也不得不重新考虑自己的习惯,特别是考虑放开劳动力短缺地区的定居门槛。事实上,移民正在全球范围内成为人口补充的重要组成部分。从2000年到2020年,移民们在高收入国家的人口增长贡献率已经超过了本土原住民。目前人口萎缩最严重的地区甚至不在亚洲,而是东欧。联合国预测,高移民率与低出生率的结合,将导致保加利亚、拉脱维亚、立陶宛和塞尔维亚的人口减少1/5。

或许,马斯克对于“人口崩溃”问题的恐惧背后真正的驱动因素之一,是他抗拒一个与他成长环境大不同的世界。到2050年,全球人口增长的一半以上将集中在八个国家:刚果民主共和国、埃塞俄比亚、埃及、印度、尼日利亚、巴基斯坦、菲律宾和坦桑尼亚。同样是2050年,全球65岁以上人口的比例将达到16%——人类社会的老龄化将达到有史以来的最高水平。部分国家将努力适应这种老龄化趋势,但另一些国家则仍将快速增长,所以全球人口峰值仍然没有到来。

如果说法国当初的人口焦虑教会了我们什么,那就是:相较于费尽心思调整几乎无法控制的出生率,多想想怎么创造出一个更美好的世界可能更明智。

[编者按] 海外来电是科技行者旗下编译团队,聚焦海外新技术、新观点、新风向。

0赞

好文章,需要你的鼓励

推荐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