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扫一扫,关注公众号

  • 科技行者

  • 算力行者

见证连接与计算的「力量」

首页 “时间管理大师”马斯克如何掌管他的“全球商业帝国”?

“时间管理大师”马斯克如何掌管他的“全球商业帝国”?

2022-11-10 10:43

埃隆·马斯克已经正式拥有Twitter,但随之而来也有一系列质疑,包括他能否管理好这片新领域?包括收购之后是否会影响特斯拉?当然最受质疑的,还是马斯克的时间管理能力。

马斯克总强调自己是个解决问题的人,而Twitter这边就是个亟待解决的大难题。这家社交媒体企业一直没有盈利,而马斯克为了完成收购也背负了一笔债务。这就要求他一边找到降低成本的方法,一边又要从有史以来数额最大的技术收购中创造新收入,这事绝对不简单。

而且,受到考验的不只是马斯克解决问题的能力,更要求他把精力暂时从特斯拉、SpaceX、The Boring和Neuralink四家公司身上抽离出来。

但这四家公司好像确实不太需要马斯克全神贯注地加以管控。特斯拉已经成为一家利润丰厚的汽车制造商,稳扎稳打即可安全经营,所以有位靠谱的好经理人足矣;SpaceX成为新一轮太空竞赛中的主导者,是无敌的存在;至于Neuralink和The Boring,即使没有特别鲜明的市场优势,在马斯克的庞大投资组合中,占比也极低,根本不可能闹出什么乱子。而且千万别被马斯克嚣张的外表迷惑了,他其实是个非常出色的管理者,为每家公司都建立起了强大的企业文化。所以就算他稍有分心,业务也不至于立马翻车。

韦德布什证券分析师Dan Ives表示,“考虑到马斯管理的帝国已经如此庞大且多样,恐怕马斯克要努力维持其中的平衡了。”但他也认为,“这应该只是场短暂的风暴,很快就会过去。”

马斯克的商业帝国确实硕大无朋。以特斯拉为例,按每股220美元计算,其市值约为7000亿美元,是全球第二大汽车制造商的3倍。SpaceX开创了可重复使用的火箭和天基高速互联网,根据今年8月的融资,其市值已达到1250亿美元,成为全球五大最有价值的航空航天企业之一。价值60亿美元的The Boring则想要以更快、更便宜的方式挖掘隧道,帮助城市解决交通拥堵问题。与此同时,Neuralink则在研究脑机接口,目前市值约在10亿美元。

所以在收购Twitter之前,马斯克掌握的这几家企业总价值已经高达8320亿美元。

马斯克的这些公司可不只是市值可观,实际运营规模也相当吓人。特斯拉拥有约11万名员工,SpaceX记录在册的员工约12000人,Neuralink和The Boring各有约200名员工。即使真像马斯克宣称的那样,裁掉一半老员工,Twitter的员工数量仍有近4000之巨。也就是说,马斯克手中的员工约在12万5千人左右,几乎相当于通用汽车(15万7千人)和波音(14万2千人)的规模。而且特斯拉的员工覆盖范围极广,从加利福尼亚弗里蒙特到内华达州,再到得克萨斯州奥斯汀、纽约州布法罗、德国柏林和中国上海。

图:马斯克持有的这5家企业,股份估值都高于10亿美元。

历史上似乎从来没有一个人,能独立管理这么庞大且有价值的企业集团。乔布斯倒是同时掌控过皮克斯和苹果,但皮克斯的体量几乎可以忽略不计,而且在2006年就被迪士尼以70亿美元的价格收购。

Liberty Media的John Malone凭借股权控制了多家公司,包括一级方程式集团、亚特兰大勇士棒球队、卫星广播公司SiriusXM、家庭购物领军品牌QVC,以及Liberty旗下其他媒体公司。但他们总共只雇用了约45000名员工,总市值预估为270亿美元。

巴菲特的伯克希尔哈撒韦公司,可能情况更相近。哈撒韦掌握着60多家公司,坐拥37万员工,市值约6250亿美元。但马斯克跟巴菲特之间有个核心区别——巴菲特属于投资委托人,他会收购那些拥有强大管理团队的企业,然后让职业经理人帮助运营。长期以来,他还拥有查理·芒格等得力干将,所以如果巴菲特自己打算退休,哈撒韦集团马上就能推选出新的合格领袖。

而马斯克则一直是亲自上阵。当初特斯拉刚刚开始经营时,他的办公桌就在弗里蒙特的工厂车间里,而且时至今日他仍然在过问特斯拉的技术和工程决策。而且除了由Gwynne Shotwell负责运营的SpaceX,其实大多数分析人士都很难说出特斯拉、Neuralink和The Boring还有哪些影响力较强的高管和经理。这事对于The Boring和Neuralink倒是正常,毕竟还没上市而且体量不大。但就连特斯拉这边,其代理文件中也只列出了三名高管——马斯克本人,首席财管官Zachary Kirkhorn,还有工程主管Drew Baglino。

对特斯拉来说,这段时间可以算是关键时期,公司正在柏林和奥斯汀的两家新装配厂组织产能扩张。特斯拉希望把每年交付的汽车数量再增加50%,就是说要在2025年实现全年500万辆汽车的交付能力。

要完成这项目标,特斯拉必须建设新工厂、增加车型的电池续航,并很可能需要推出新的低价车型。与此同时,福特、通用等各大老牌汽车厂商的电动汽车也已经陆续出现,所以特斯拉的电车产品似乎没那么特别了。

然而,马斯克确实不用再一心扑在特斯拉身上了。至于SpaceX,掌门人Gwynne Shotwell向来不怕做出艰难的决定,而且拥有极强的说服力。早在公司成功完成火箭发射之前,她就已经将SpaceX的发射服务出售给了NASA等客户。The Boring和Neuralink由Jared Birchall负责监管,他在2016年携手马斯克之前,曾经在美林、摩根士丹利和高盛工作过。他是马斯克信得过的人,不光管理这位富豪的资金、也帮他打理个人生活。

在特斯拉,马斯克创造出了一种独特的企业文化,喜欢由工程师组建跨职能团队,来共同解决问题。马斯克虽然要求苛刻、脾气暴躁,但也是个很有逻辑的人。某SpaceX前任高管就回忆道,马斯克经常斩钉截铁地强调“不要猜测、不要主观臆断”,最有价值的就是引发问题的客观根源。

马斯克还要求人们解决自身专业知识之外的问题。例如,SpaceX雇用的很多工程师,都不是航空航天专业出身。这个决定对SpaceX而言意义重大,因为它能跳脱出从业者们的思维习惯,也彻底颠覆了当时的航天工业。同样的,特斯拉首席电机设计师Konstantinos Laskaris,也是公司第二届年度“AI日”上展出的“擎天柱”机器人的关节执行器设计者。

事实上,特斯拉的人才储备可能比大家想象中要深得多。Gerber Kawasaki Wealth Management总裁Ross Gerber表示,特斯拉的首席财务官Kirkhorn是一名“非常称职”的经理人而且“非常聪明”。Baglino的官方职务,是动力总成与能源工程高级副总裁,他是在2019年从特斯拉联合创始人兼前CTO(J.B. Straubel) 手中接下职位的,而且曾在财报电话会议和2020年特斯拉电池技术日上露过面。总之,特斯拉的高管总给人神秘兮兮的感觉,Gerner就把Baglino形容为“就像一位参谋长”。

随着马斯克将注意力转向Twitter,可能随之扩大职权范围的人选,还包括特斯拉设计主管Granz von Holzhausen;负责监督驾驶辅助软件的Ashok Elluswamy;还有车辆工程副总裁Lars Moravy。New Street Research分析师Pierre Ferragu表示,“特斯拉现在是家非常大的公司,拥有很多能力出众的人才,自主运营态势良好。从这个角度看,马斯克抽身管理Twitter,应该不会给特斯拉造成太大影响。”

然而,收购Twitter对于特斯拉品牌仍然大有损害。特斯拉已经成为全球最有价值的汽车公司,根本无需传统广告进行宣传。这要归功于马斯克将其打造成了一个致力于拯救环境的品牌。如今,马斯克又跑去掺和社交媒体管理,偶尔还会在Twitter上发布“阴谋论“,这对他的个人声誉非常不利。为了应对这种情况,特斯拉可能得考虑怎么把自身品牌跟公司CEO区分开来。

Gerber认为,“特斯拉现在最好的选择,就是让特斯拉品牌跟马斯克个人保持距离。”

如果依赖广告,那成本恐怕会很高。通用汽车和福特汽车在2021年内的营销支出合计超过60亿美元,而全部2530亿美元的销售额中也只有约240亿美元的纯利润。如果按类似的销售额和收入比来计算,特斯拉每年可能需要在广告上花费30亿到40亿美元,即占2023年预期营业利润220亿美元中的15%。

如果投资者简单把特斯拉看作一家普通的汽车公司看待,那其估值可能也就是跟保时捷差不多,后者的市值约为2023年预期收益的18倍;丰田汽车的市值约为预期收益的9倍。所以特斯拉绝对不能“沦为”普通车企,否则根本无法维持目前高达37倍的市值预期。

所以,纵观特斯拉面临的所有风险,保持品牌形象可能是其中最具挑战的一项。

0赞

好文章,需要你的鼓励

推荐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