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扫一扫,关注公众号

  • 科技行者

  • 算力行者

见证连接与计算的「力量」

首页 传说中的“爱好”变“创业”:华人如何在硅谷搞起「云厨房」?

传说中的“爱好”变“创业”:华人如何在硅谷搞起「云厨房」?

2022-06-24 12:03

作者|周雅
配图|Saltalk
封面|扈佃杰

在美国湾区Santa Clara,有一个8000尺的大仓库,从外观看平平无奇,走进看却是一间间干净的小厨房,几十名来自五湖四海的厨师正在专注于烹饪。随着屏幕上点菜订单一一弹出,一道道菜被端出打包,随即便被外卖小哥送走——整套流程就像自动化作业,行云流水。

这片区域就是Saltalk(盐语)的云厨房。作为硅谷新晋的「云厨房+外卖电商」平台,Saltalk刚刚完成800万美金A轮融资,在硅谷创投圈大热了一把。

图:Saltalk(盐语)位于Santa Clara的云厨房

云厨房,并非国内所常见“美团/饿了么”的送餐外卖,这个概念的爆发同样有疫情的推动。在海外,疫情一样让堂食店饱受摧残,办公族多数都有快餐需求,于是云厨房就成了大家两全其美的“香饽饽”——Statista数据显示,2019年全球云厨房市场价值略高于430 亿美元,到2030年有望增至714亿美元。《福布斯》撰稿人甚至直言“云厨房模式将吞噬食品服务业”。仅北美地区,较为知名的云厨房就包括 CloudKitchens、Franklin Junction、Kitchen United、Nextbite 等。

而在这些云厨房之中,Saltalk成为了一个相对特别的存在,不是巨头产物、也不属于美国麾下,而且它的创始人,是一个华人。

明方全(Fred Ming),作为Saltalk创始人兼CEO,他的创业之路,看似是一个爱好变成事业的过程,实则背后是一个饱经风霜的异国追梦人。

01

|硅谷筑梦,源于乡愁|

故事还要从9年前说起。

2013年那年,明方全刚好三十而立,在这个号称人生分水岭的年纪,被来自公司美国总部的外派邀请,打破了他平静的生活。

原本,明方全在美国导航科技公司Telenav上海总部担任软件架构师,从复旦大学一毕业就入了职。扎实的工作能力和兢业的工作态度,让他毕业入职不到一年,就晋升了管理岗,带领公司整个研发团队40人。而这一呆,就是八年。

明方全回忆道:“当时年轻气盛,样样想拿第一,我连续三年拿到公司最佳员工。团队也很给力,公司所有的收入基本都来自我们团队。”那时的他,一心扑在工作上,雄心勃勃。

因此收到外派邀请时,明方全犹豫了。一头,美国硅谷,是每个科技从业者都向往的地方;另一头,当时他工作稳定,生活稳定,在上海买了房,和妻子安了家,如果去了美国,这一切都将变成未知数。但是,长期高强度工作带来的身体负荷,和生活重心的偏离,让他产生了另外的念头。于是,他和妻子思来想去了一整晚,最终,还是决定去更远的未来看一看。不过,当时的明方全一定想不到,到北美踏上创业之路后,他的时间还是被事业的海绵吸得所剩无几。当然,这些都是后话。

初到美国时,明方全的工作内容并无太大变化,照常是公司架构师,好像只是挪了个地儿办公。但与之相对的,初来乍到的他,生活却变得天翻地覆,衣食住行,样样都得自个置办。记得有一次,夫妻俩去一家湖南菜馆吃饭,点了份小炒肉,妻子吃着吃着就哭了,挂着泪说这个味道和妈妈做的特别像。当时他们已经三年没回国,浓浓的思乡之情总是糊在心头。

幸运的是,他们还是有同乡华人好友的陪伴,大家渐渐相处融洽,也总是一起吃饭。不过他们住在Sunnyvale附近,像样的中餐厅并不多,家乡菜的味道更是可遇而不可求。所以,大家都更愿意自己下厨。

每次聚餐,也就堪比一顿“舌尖上的中国”。浙江朋友做的嘉兴粽子,江西朋友做的卤鸭,四川朋友做的灯影牛肉,湖北朋友做的荆楚鱼糕,南京朋友做的盐水鸭。而明方全的独家法宝是,武汉剁椒酱………看起来不起眼的配菜,但却一直是饭桌上的明星。

明方全也真的是擅长做菜,甚至从小就擅长。成长于湖北武汉的农村家庭,明方全小时候对美食的理解,是一日三餐,吃饱就行。由于父母农活重,不得不经常烙一些饼这种简单的食物给孩子们。明方全作为家里的老大,就想着,怎么能吃得比吃饼要好一点,于是开始学着大人的样子给弟妹们做饭,渐渐地养成了这项技能。

“体会过海外漂泊的人应该有同感,一方水土养一方人,从小吃惯的食物在他乡吃到了,自然而然就会触景生情。”明方全感慨道。所以每次和朋友们聚餐,明方全总能感受到一种说不出的温暖。

久而久之,一个“给异乡人带去家乡菜”的念头浮现了出来,并最终成为他将爱好变成创业的雏形。

02

|“爱好”变“生意”,并不简单|

起初,其实明全想法很简单,只是单纯为了让湾区的华人吃上一口地道的家乡菜。他和身边的大厨朋友们一起,从私厨做起,周末做两天,邻里间串门互送。

酒香不怕巷子深,随着名声越传越广,很快便供不应求,大家纷纷提出购买意愿。

明方全还记得,他卖的第一个产品是嘉兴粽子,是浙江朋友家祖传的秘方;第二个产品就是他自己研发的剁椒酱,一瓶就能卖到七八千。当被问及剁椒酱的秘诀,他大方告诉我说:因为湾区和武汉的气候、食材都不一样,所以在湾区要做正宗的武汉剁椒酱,他需要做些改良。首先最难的就是食材,为了找到接近武汉二荆条的味道,他一种种做完试吃,前后尝试了十几种辣椒;其次就是制作方式,由于湾区气候干燥,制作时就要加入不同的酒,加速它的发酵过程;第三就是放糖,为了让它的口感更好。摸索出这套秘诀,明方全和妻子费了老鼻子劲。

明方全亲手做的剁椒酱

既然爱好已经做成了生意,于是在2017 年,明方全决定将它变成创业项目。公司命名为Saltalk,中文名是“盐语”。据他回忆,这个名字,是来自自己的一个梦,醒来后他马上就注册了域名。就这样,Saltalk因为一个梦诞生了。

做爱好时风生水起,创业之初却碰了壁。还不到一年,明方全就遇到了创业以来的第一道坎——无法规模化。他算了笔账,在家做私厨,每人一天顶多40份,顶多卖8000美金,虽然收益不错,但却是建立在大家几近透支的劳动力上的。从做菜、到打包、到运营、到递送,都是成本,毕竟大家还要兼顾主业和家庭生活,这毕竟不是一个长久之计。

若想扩张更大规模,明方全必须下更大决心。2018年,明方全离开了老东家,辞去了他长达12年的程序员工作生涯,35岁的他重启人生路,成为了一名真正的创业追梦人。朋友的支持也给了他很大的动力,两个朋友合伙投了13万美金,这笔钱成为了公司种子轮融资。明方全拿着这笔钱,租了个商铺,把它改造成一个专门做外卖的小餐厅,事情就这样顺理成章的盘活了——而这,就是云厨房的模式了,我们大致理解其为餐饮行业的自营电商。

历史总是惊人的相似,这一次,创业的明方全,更是一心扑在工作上,正如当初那个“年轻气盛”的他一样”。

一年的时间,Saltalk从一个小商铺,扩张成一个1000尺的饭店;从最初的13万美金,增长到约140万收入。这时,现实又给了他当头一棒。

2019年,明方全遇到了创业以来的第二道坎——疫情。

03

|回归食物的本味,做餐饮界的Shopify|

疫情出现,本是利好以送餐为基础的云厨房,但Saltalk不赶巧的是,它此前主要做的是针对办公室的团餐,针对B端用户,疫情一来,没人去办公室,Saltalk的toB市场份额从90%一下降为0。

创业公司,唯快不破,明方全先是立刻增加赛道,由原来的主打toB,改为同时开拓toC市场。

而逆境往往还能带给人额外的灵感,转型的同时,明方全左思右想,自己还有老本行——程序员技能。

很快,明方全带领公司几个技术人员自主研发出一套“五位一体”的管理系统,包括:厨房出餐和取餐系统、多个外卖平台集成到一个系统的订单系统、客服菜品数据分析系统、订单配送系统、以及面向公司团餐的“千人千面”系统。

这一整套豪华全家系统,可以连接一整个餐饮供应链——上游,从全自营,变成做平台,招揽全球厨师,扩大菜品丰富度;下游,不仅为企业提供灵活的选餐、送餐配送服务,同时加入C端服务。

也就是说,Saltalk做出了一条B2B2C的商业模式——从平台到厨师,再从厨师到消费者,后台则是一套「SaaS管理服务」,成了名副其实的「云厨房+外卖电商」,脱离了创业最开始的送餐店。

首先,你可以将Saltalk理解为一个针对厨师(B端)的MCN。对厨师来说,过去餐厅开店需要的步骤:1.选址;2.装修;3.菜品;4.营销;5.员工管理;6.外卖服务,且起码30万美金起。而如今加入Saltalk之后,厨师需要做的就是研究怎么把菜做好吃,剩下的事情Saltalk全包。

具体的模式如下:

厨师需要提交约3万美元的启动资金,Saltalk抽取每一笔收入的3%(包括租金水电费、资质许可费、服务费、订单管理、库存、批发采购、广告营销等),并收取25%的佣金(配送费)。不过明方全说,厨师们目前平均毛利润约1000美金/天,很多厨师在与Saltalk合作2个月后能够“回本”——这是Saltalk的一大杀手锏,“我们的成功是基于厨师的成功”,他说。

其次,你也可以把Saltalk看作是一个针对企业团餐(B端)的外卖电商。Saltalk不止支持厨师做饭,还优化了B端客户的销售渠道。明方全开发了一个智能柜系统,类似于国内的丰巢快递柜,既方便存放食物,又自动对接了厨师、订单和配送小哥。

说到外卖配送,明方全介绍说,Saltalk的配送服务,可通过专有的路线规划技术,实现团餐的预订和准时交货,客户无需付运费,也不用付小费,而且,最多可以提前2周订购,15 分钟内交货。目前约有100家公司使用该服务。

践行这一整套商业模式后,Saltalk曾经在短短8个月,一度实现5倍以上的增长。

说到这里,我向明方全问道:“加入了厨师这个B端,如何保证菜品的稳定性?”他胸有成竹说道,消费者就是最好的裁判,而Saltalk开通了一个消费者反馈渠道,牢牢把控厨师们。

是啊,消费者的体验才是一切餐饮行业的终极使命。

因此,明方全在消费者端同样做了很多服务改进。当代人选餐厅吃饭有三个习惯,第一选择是餐馆品牌,第二选择是看点评网站评分,第三选择是看推荐菜和买家秀。这种消费习惯,看似多样化,在明方全看来反而很局限——首先,人们习惯了找店而不是食物本味,习惯了别人喜欢什么就吃什么,失去了自己的主张;其次,每家店都可能有一些拿手菜,而人们一次只能吃一家,所以不得不把爱吃不爱吃的菜经常一起订。

而Saltalk的答案,用餐应该以「美食」为核心。在它的软件首页,最先展示的就是一道道菜的图片、价格、辣度、故事等,以食物类别分类,罗列了餐品达200道以上,含亚餐、南美、欧式等各品类,60%菜品会不定期更新迭代。再加上智能算法,每个客户的Saltalk首页,都会形成个性化推荐,就像刷着自己的Tiktok一样,消费者选的每一道菜,都是自己满意的。

图:Saltalk(盐语)App首页

这种独特的商业模式,也是Saltalk拿到新一笔融资的关键了。Saltalk此次A轮来自山麓创投、GrubMarket、凯尔特亚洲创投等。其中,凯尔特亚洲创投管理合伙人陈洁说,“硅谷一些公司有的可以开发到百家以上云厨房,但运作模式几乎变成二房东,搞地产投资。我们非常看好团队尤其是创始人技术背景以及对产品的理解,切实际帮助企业解决定团餐问题。而且从市场整体来看,每年云厨房会有接近30%自然增长。”山麓创投创始合伙人、前雅虎工程副总裁邵旭辉也说,“疫情原因,餐饮业在近两年产生了革命性的变化,像delivery only、云厨房这些概念未来会成为这一万亿级市场的主流。盐语(Saltalk)能够充分运用自身软件行业的背景与思维,精准控制从供应链、厨房、配送再到销售的每个环节,真正做到了让餐饮行业升级优化。

如今,Saltalk已经坐拥一个8000尺的仓库,还计划在东湾和半岛新建两个15000平方英尺的云厨房,以支持更多品牌,“在未来的两三年内,我们将覆盖硅谷,并在整个加州扩张”。

图:Saltalk团队

04

| 不忘初心,方得始终|

从开始创业,到如今小有成就,明方全一共花了五年。当被问起创业之路最刻苦铭心的事,他由衷的说了句:“做一个创始人,或许每人都有自己不想回首的事情。”

因为说起来,他最愧对的,就是自己的妻子和孩子。就像开篇所讲,明方全在国内工作时就是事业上的“拼命三郎”。而到了美国创业,他在生日当天加班加到满脸浮肿,甚至“拼”到错过妻子生第一胎。当时的他正在码头给食材卸货无法抽身,等他赶到医院时,大儿子已经平安出生;妻子生第二胎时,公司又正值发展中一次最大的人员危机,团队4个主力同时跳槽,大量的节日订单让他争分夺秒,幸好这次他在赶到医院几秒后,迎接到了二女儿的出生。

图:某一年南瓜节,明方全给小朋友们准备的意面

尽管明方全屡次摸索模式,但是在我看来,故事的主人公在骨子里似乎从未变过,依然流淌着工程师的血液。他自己也说,“我觉得自己更像一个产品经理,我要了解所有(餐饮)过程,把所有过程又转换成了代码,这或许就是Saltalk有价值的地方。”

当被问及一路走来,曾有什么高光时刻时,明方全顿了顿,简单地说道:“我觉得每一天都比前一天更好就可以了。”

他说,人们终会走到一个高点——但我并不想像流星一样,只追求一时的灿烂;更希望像恒星一样,如果能给大家提供价值,希望自己能坚持地更久一点。

4赞

好文章,需要你的鼓励

推荐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