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扫一扫,关注公众号

  • 科技行者

  • 算力行者

见证连接与计算的「力量」

首页 拒绝互联网玩法,启动之初就盈利,凌锐蓝信创始人顾玮的创业法则

拒绝互联网玩法,启动之初就盈利,凌锐蓝信创始人顾玮的创业法则

2022-10-21 10:14

作者|周雅
配图|扈佃杰

创业者如弄潮儿,从来是敢向潮头立。

从决定离开北美工作圈,回国投入创业大潮的那年算起,这已是顾玮创业的第8个年头。回想当时放弃跨国公司的高薪、地位和光鲜,自己毅然走上创业这条不归路的原因时,顾玮却认为一切都是水到渠成,只是顺应了技术发展的趋势而已。

「趋势」一词在我和顾玮的采访中被他反复提及。在他上学期间,全球最新趋势之一是「电子商务」,满世界都在谈“E-Business”“E-Commerce”,于是顾玮去英国留学时,就专门选了这个专业。后来顾玮参加工作,自身保留的一个习惯,就是关注前沿科技、关注全球趋势,所以外人眼中的他从“在传统信息巨头工作”到变身为“新兴技术领域创业者”,看似是一次180度大转变,但在他自己看来,却是再自然不过的一件事——勇立潮头,时势使然。

市场机遇也一直存在,尽管现在我们谈数字化转型,第一时间想到的往往是是算力和数据,但是顾玮强调,只要有IT技术存在的地方,首先会有的其实是网络通讯。而当我们的日常工作越来越在线化,或多或少都遭遇过不同程度的网络问题,卡顿,延迟,丢包,掉线,就会更加困扰企业CIO/CTO们。

如何更高效利用网络资源?如何更快速解决传输问题?通讯行业一直在寻找更好的答案。

一度这些解决方案大都停留在CT(网络通信)层面,仅仅在网络资源、线路、网络协议、甚至设备本身下功夫搞钻研,效果有,但却治标不治本。解决网络问题的转机发生在2012-2013年,顾玮看到在美国实现的一种技术,让远距离的传输动态业务数据非常顺畅,不过在当时,业界有人叫它云网,有人叫它高性能快速网络,命名并没有统一。

直到2014年在纽约的一场会上,开放网络用户组织(Open Networking User Group,ONUG)总结前人的智慧,提出了统一的命名——SD-WAN(软件定义广域网)概念从此正式诞生。前缀SD,Software-Defined,就是大家都不陌生的“软件定义”。WAN,是指Wide Area Network,广域网。它有别于之前用在网络通信(CT)领域的传统技术,而是结合了CT和IT技术,是一个跨界组合。此后,SD-WAN在业内掀起了不小的声浪,各大巨头蜂拥而至,一些对技术和市场敏感的人成为了先行者。

顾玮自然就是这批弄潮儿的其中之一。当时在北美工作的他,经常与硅谷公司打交道,在早期就嗅到了SD-WAN的风向标,当他深入了解时,深觉那是一项能够真正解决网络问题的技术,它融合了成熟软件技术与传统广域网资源,通过软件最大程度开发线路与硬件资源,提高整体使用效率,提升可靠性,优化性能,降低成本,提升用户体验。于是顾玮毅然抓住趋势,回国创立了凌锐蓝信。

顾玮的创业发生在2014年,也就是SD-WAN命名出现的同一年。刚创业那会儿,国内做SD-WAN的创业公司几乎没有,顾玮和他的凌锐蓝信成了第一批开拓者。不过,抓机遇易,创事业难,或许是创业维艰,顾玮回忆,“刚创业那时,我每天都会想怎么活下来。”但是,凌锐蓝信不仅活了下来,而且在创业的第二年就实现了盈利。

到今天,业内已经有很多人看好SD-WAN了,认为它是未来最具发展潜力的通信技术之一。凌锐蓝信的使命,也逐渐演变为为数字网络的领航者,通过提供高性能、高安全的网络解决方案,帮助企业完善数字化转型。当被问到当初为什么能够“先发制人”, 顾玮想了想,总结出他的创业法则:要对市场敏感,要了解客户需求,要深耕自有技术。以我的理解,就是用最独门的技术,解决最迫切的需求。

01 吃了顿“鸿门宴”,化干戈为玉帛

科技行者:我看到在去年,公司七周年办了一个庆祝会,整体挺温馨的,到今年已成立了八年,回顾这些年走过哪些关键里程碑?

顾玮:2016年算是第一个里程碑。2016年底我们盈利了5万元,一个创业公司能够走到break even(收支平衡),而且比较快的走到这一步挺不容易的。之后各方面有了质变,客户、合作伙伴对我们也更有信心,觉得这家公司活下来了、还盈利,说明公司各方面都还不错,值得信任。

2020年是第二个里程碑。这一年虽然有疫情,但我们的自有技术有了新突破,一个是我自己的动态回源技术,还有我们启动了一个全新的技术研究,这一专利不出意外下月前就能拿到,因为它过了差不多一年的公示期。

第三,有一年我们正式去谈融资,顺利拿到基石基金的A轮,这也算是一个里程碑。

从2016年到2020年,我们还是有一些做得不错的地方,比如这些年连年一直到现在我们都在盈利,我们的客户群也越来越高端,从技术、到服务、再到我们的业务团队等各方面都在不断提升。

科技行者:在盈利之前的2014年-2016年咱们公司是什么状态?

顾玮:生存状态,挣扎生存。

科技行者:这八个字听起来真是不容易。

顾玮:是的,最重要就是活下来。

可能我算是老派一点的创业者,所谓老派一点,就是和互联网创业者不太一样,互联网创业者大多数情况下,第一有激情,第二确实能抓住市场机会,但是他敢在没什么钱也没客户的时候就跳出来,所以是烧钱养公司养客户。

我是反着的,我是先有了客户,然后拿客户养公司。刚才您问到在创业之前那段时间在干嘛,我说在筹划,其实就是在找客户,找最初的团队,也希望能找到投资,这是比较重要的。

所以,公司一成立就有客户有收入,虽然中间有很多波折,不管怎么说还是活下来了,我们把现金流把控得很好,一直坚持到公司开始盈利。

科技行者:既然说到中间有波折,我很想听波折中的故事,选一个印象深刻的波折讲讲吧?

顾玮:当时最大的一个波折,就是我们的关键客户。它是一家美国公司,在中国有业务,我当年在美国认识他们时关系不错,他们就托付我们帮助做服务。

用SD-WAN技术做网络服务的时候,有一回,由于我们的供应商问题,导致客户断线,搞得客户那边业务受损,这事儿发生在夜里,我第二天一大早了解到情况,我也没犹豫,直接就订机票下午飞去旧金山,给客户赔礼道歉去了。因为客户在邮件里已经震怒了,这是我们当时最重要的客户,如果失去这个客户,我们活下去都成问题,所以我直接先奔那边去安抚客户情绪。

客户也是做足了姿态,这事儿挺有意思。我早上9点多到了旧金山,下飞机通关差不多1点,下午4点左右到客户公司,他们不让我进门,让我在门口反省,我当时又困又累,坐在公司外面的椅子上,还眯了一小会儿,等到他们下班时间5点多,客户突然说“你也没吃晚饭吧,走吧,我们一块吃晚饭去吧”。

所以我说这个客户还是很有策略的,吃晚饭找了当地挺不错的一家餐厅,把菜点好以后就开始骂人了,对着我一顿批,当时很尴尬,也没办法,因为那个餐厅放眼一看基本都是各个公司的一些高管,我就只能在那陪着笑脸说“我们一定要整改,要如何做好服务,你先不要太动怒”之类的,这个时间持续了40多分钟吧,很尴尬,非常尴尬。

菜上来以后也没人动,他也不动,我也不动,继续听他讲,讲完了我记得很清楚,我点的意大利面都坨成一团了,一叉子下去,一整团面都上来了,这顿鸿门宴就这么吃下来的。客户发泄一顿以后,我也当场越洋电话让团队要求供应商怎么改,供应商蛮配合,最后基本上等于把这事儿在24小时内解决了,网络恢复了,再做了些优化,性能也恢复了,客户也算满意了。

这么一顿折腾,就把这个客户保住了,现在这个客户和我们还在合作,这是最深刻的一次波折。

科技行者:看来你真的是把客户服务这件事儿做到家了,我感觉对于ToB公司,服务确实是很重要的事。

顾玮:没错,的确也是因为这件事,让我们非常重视服务,您了解过我的经历,我以前是做软件的,对服务理解就是很重要,但好像没有一个特别切身的体验它到底有多重要,到底应该做成什么样才算符合客户需求,这件事的确给我敲响一个警钟,服务不到位,你的技术再好、产品再好,也意义不大。

02 技术布道者:小孩子才做选择,SD-WAN和SASE我都要

科技行者:说到SD-WAN,它发展到现在,根据技术差异和供应商差异,好像已经衍生出了几大重要流派,有纯粹的SD-WAN、SDN-WAN、网络资源控-WAN、云快线、网络设备控-WAN等等,凌锐蓝信是中国第一批专注在SD-WAN/SASE技术的创业公司,请先给我们科普一下SD-WAN和SASE的关系,为什么把这两项作为业务重点?

顾玮:首先说一下SASE,这个概念最早是由Gartner在2019年提出,它们发现,政府、组织、企业用户越来越要求「网络性能」和「网络安全」同时并存,听起来是理所当然的一件事,但在过去却没法兼得,要安全就得牺牲性能,要性能就无法保证十足的安全。

这是因为,传统的网络安全原理是要扫描所有的数据流量,就像高速检查站,把车想象成流量,每一辆车都要过一遍,很容易造成拥堵,导致性能慢。

SD-WAN是以数据中心为中心的架构,它使用服务链进行流量检查。服务链是指一次一个安全功能一个接一个地检查流量。这些单独的功能处理一种类型的威胁,称为「点解决方案(point solutions)」。每一个「点解决方案」都会打开流量,对它进行检查、关闭,然后把它转发到下一个「点解决方案」,直到流量通过所有的「点解决方案」为止。

SASE是一个全新的分布式架构。在SASE网络中,流量一次开放,一次可以被多个「策略引擎」检查,引擎并行运行,而不会在引擎之间传递流量。这样既能节省时间快速通过,又能保证安全。这些策略引擎的作用,与SD-WAN中的安全工具一样多,甚至更多。

SASE和SD-WAN的结合相信你也就明白了,SD-WAN起到了ETC的作用,SASE算是SD-WAN的一个演进版或升级版技术。本身安全和性能在市场上都是要同时存在。

科技行者:你前面提过,创业要有自有技术,在SD-WAN,咱们的核心技术之一,实时动态数据回源加速技术,是怎么来的?

顾玮:首先,我们非常系统地研究了企业用户对动态数据传输的需求,比如音视频会议时,我们用App时,用SaaS时,或者金融机构每天在线的交易,专业名词叫OLAP/OLTP这些数据,这些都是动态数据,它们在我们的当下社会非常关键,而且每时每刻都在大量产生,然后传输到各个环节,把一个行业各个链条都调动起来。

动态数据有一个最大问题,传输上不是很好,我们经常在说话的时候,A说完了B隔了十几秒钟才能听到,就说明动态数据传输不够好。

科技行者:这也有网络时延的问题吧。

顾玮:一个是时延问题,除了尽可能降低时延之外,我们还要针对动态数据进行一些特别的优化,这样在传输过程中就能保障低时延、不丢包、不抖动,保证几乎是实时动态的数据交互。

我们主要是在软件方面做了一些改良,利用现有的线路,把动态数据传输做了加强。

我们从2018年开始研发动态回源,申请专利时间比较长(专利申请通常至少一年),我们在去年拿到动态回源的专利。

科技行者:刚才提到了音视频会议等应用,这几年远程办公,开展在线业务甚至成了一些公司续命的东西,所以能不能展开谈谈,这个技术这些场景有怎样的实际应用价值。

顾玮:比如我们的一个老客户复兴集团,他们的管理软件是一种类似CRM的软件,全球的员工都要往这个软件上交各种报告,如果因为网络的问题影响上交的内容,就很耽误事儿。投资业务说实话竞争蛮激烈的,一个好的项目有多少个投资公司往上冲,晚一步就丢了,而要保持竞争优势的前提,肯定是要确保任何一个环节都不能有闪失,如果前期一切都很好,最后因为网络这点事,因为IT基础设施没弄好,让这个大单黄了,肯定从上到下都难受,所以我们就做好这一块的保障。

我们直接保障了客户业务连续性、业务敏捷性、达到降本增效,这是我们带给客户最好的价值。

科技行者:你讲了很多网络的用户痛点。不过貌似现在很多行业客户一提到数字化转型,先想到数据、算力、各种企业应用,其实好像不会第一时间想到网络问题,你刚刚说到网络可以直接保障业务的连续性、敏捷性、达到降本增效的效果,这也是数字化转型过程中网络需要被重视的关键一点啊。

顾玮:对,其实用户重视其它东西也属于正常思维,毕竟一个企业的决策链就是这么来的,首先考虑业务需求,再考虑什么样的软件和应用才能达到这种业务需求,再考虑是用数据库、大数据分析、中台、还是PaaS平台,再往后才会想到基础设施,也就是IaaS平台。

就好像我们买车时,大部分人不会想到公路性能怎么样,肯定会先想到车本身,当买了一辆轿跑,开上道才发现,好的性能都显示不出来,因为前面大堵车。客户知道痛了才会发现网络没弄好,弄了一大堆算力、数据库、大数据分析、人工智能等等,但数据却传不上去,变成一个个信息孤岛,这时候他们才会想到网络要改造了,我们建议大家应该想得更全面,而且尤其要首先想到基础设施。

好在我们做的SD-WAN的前缀是“软件定义”,就算上层都改造好了,最后想起来要改造网络,也没关系,我们不需要你大改造,可以直接识别你上层的数据类型,这是我们为什么觉得SD-WAN和SASE未来的市场潜力非常巨大的一个主要原因,市场需求就会出现这种问题,我们刚好可以去解决。

科技行者:市场需求倒逼我们客户在转型过程中需要想到网络问题。

顾玮:对,大部分客户一开始可能没有考虑到,只有出现问题才发现需要这些。

03 竞争与合作:星巴克有茶,但茶客不会去星巴克喝茶

科技行者:说到数字化转型,说到网络,很多企业还有一种网络,就是生态之网,咱们上下游的生态伙伴有哪些?

顾玮:我们现在有自己的小生态圈,麻雀虽小五脏俱全。在联盟协会层面,比如我们是中国工业互联网协会的会员单位,也是上海工业互联网协会的会员单位,还是信通院的工业互联网产业联盟的会员单位。

在应用SaaS层,我们和一些公司都有不同程度的合作;在PaaS层,我们同样有很多合作伙伴,我自己是做数据库(BI)出身的,我们是大数据产业生态联盟的理事会成员,公司和各个大数据公司都有合作,有时还帮它们去推广大数据分析等等。

在安全运行层面,一方面我们自己有一套安全机制,另一方面在国内,我们和一些安全公司都有合作,前段时间公司的SASE方案拿到了360的优胜奖。在国外,我们和两大网络安全龙头Fortinet、Palo Alto 都有合作,主要面对国外企业,企业要是愿意用国外的产品,我们也可以去做集成,这都没问题。

在IaaS最底层,我们早就做好混合云数据链打通了,像世纪互联、万国数据这种数据中心,还有像华为、阿里、腾讯、金山、AWS、Azure这种比较主流的云,我们都可以轻松跨云,我们都有比较紧密合作。另外,我们和华胜天成比较著名的集成商合作过混合云的全套解决方案,他们提供私有云,我们提供混合云的数据链方案,还有其他伙伴提供上层的SaaS,我们都有成套的解决方案给到最终客户。

总结而言,从上层的SaaS层到底层的IaaS层,我们有一套完整的生态圈。但是,我们还在不断扩大,特别是我们成为了GSMA 5G IN(5G创新与投资平台)的会员,有机会拓展更多合作,生态圈越大越好。

科技行者:这一套梳理下来,相当于全面开花。刚刚你提到了GSMA,当初是在怎样的一个机缘下加入GSMA 5G IN的会员?

顾玮:首先,GSMA是全球最专业的也最著名的通信协会,它一直持续在关注最新的技术发展,不光是CT的,还有IT的,整个ICT的,一直都在关注。我们在一次研讨会上,朋友相互介绍交流起来以后,双方的合作意愿比较强烈,他们特意到我们公司做了一番考察,考察完了以后觉得我们也有资格进入5G IN,大家一拍即合,就开始走流程了。

科技行者:成为会员成员之后,GSMA给你们带来了怎样的增益?

顾玮:我们刚刚加入几个月,GSMA在各方面都很支持我们,包括帮我们介绍一些资源,还有组织通讯行业其他公司的交流,帮我们做一些宣传,在此也是非常感谢。

我们学习了一些新东西,毕竟GSMA所关注的一些技术可能我们还没有关注到,或者说还不是很了解,通过他们的介绍,我们又学习到新的技术趋势。上次介绍英特尔的边缘计算,我们也了解到更多边缘计算方面的发展趋势,这些对我们的技术和产品的发展是一个补充,也是一个很好的借鉴,对我们还是有很大的一些提升。

科技行者:说完合作,就不得不说到竞争。咱们做SD-WAN比较早,现在领域内的公司有很多了,有IT巨头,也有创业公司。有了解,凌锐蓝信已经累积服务了全球500多家平均年产值百亿级的大型企业客户,你认为相比于资历雄厚的IT巨头,咱们的优势体现在哪里?

顾玮:首先,我们体现在专注。就好像我们喝咖啡去星巴克,高级一点去手工冲制的咖啡厅,星巴克现在也在做茶,但一个爱喝茶的用户会天天去星巴克喝茶吗,应该不太会,只不过正好有这个需求,边上又没有喜欢的茶庄,就去星巴克凑合喝一杯,先填饱现实需求,这是有可能的。星巴克也不会天天研究茶。

我们这个行业也是,华为有SD-WAN,新华三也有SD-WAN,但他们不是专注在做这个,这只是他们产品的补充。对于客户来说,如果要改造整个网络架构,就是要用到SD-WAN、SASE技术的时候,更多还是会关注我们这种专业公司,因为我们的专注度非常高。

第二,我们有自己的核心技术、核心产品、核心服务体系。我们在巨头的压力下还能存活八年,而且一直都在盈利,这一点我相信就算是各位巨头大佬在我们面前,也还是认可我们的,我们毕竟和他们一起平起平坐制定了这些标准,大家一起写白皮书,甚至和运营商、国央企一起同台竞标,我们也有输赢,我们也赢过他们,这可能是我们的一个主要优势。

04 创业心得:在大厂是打工人,在创业是要活下来

科技行者:聊聊你个人吧。我做了一下背调,你是1977年生人,1999年参加工作,刚进入IT行业是怎样的环境?

顾玮:从市场来说,21世纪初,中国引进外资达到鼎盛时期。微软、通用汽车、摩托罗拉等有名的跨国公司进入中国潮,这些巨头给我们带来新的技术,新的理念,我们算是从中学习到了很多先进的东西,发展我们自己。

现在整个国家都主张发展自有技术,发展自有产品,这是一个挺好的趋势。在这个过程中,包括我们公司在内的很多公司和个人都在不断走向世界,以前是出去向人学习,现在学习的同时我们还在拓展自己的东西到海外,不管是走到第三世界国家,甚至我们也在一些发达国家有我们的客户、合作伙伴,在印度也有研发团队,我们也是小型的国际公司,也在不断和世界融合,其他公司当然也可以。

科技行者:科技行者在对话这些创新者时候,经常会问到关于以前工作和创业之后的感受差别,你曾经在多家跨国公司【中国网通、IBM、红帽、华为(美国)等】任职过,恰好踩中两个关键词“跨国公司”和“管理层”,在大厂工作和自己创业相比,感受最大的区别是什么?

顾玮:首先是责任感。在大公司的责任感范围是团队,围绕团队的主要工作,怎么分配手头的资源,怎么敦促团队把公司目标做好,这是我所能做到的,也只能做到这些了,你想考虑整个公司的发展方向、战略规划也不至于,高层们有自己的考虑,这是第一点。

第二是心态。在大厂还是一个打工人心态,最多就是一个高级打工人,这和自己做公司创业心态完全不一样,创业随时都要考虑活着的问题。

第三,很多创业者都有孤独感,这一点我深有感触。做决策的时候,其实没有人可以给你什么建议,或者说别人很难感同身受,最后所有的决策都会沦为权衡利弊的决策,因为很难有一项决策可以做到完美无瑕,需要权衡得到和付出。

很多时候都有这种感觉,没有太多的选择,只能硬着头皮上,错就错了,每个创业者都会经历,可能每隔一段时间都要经历,融资需要考虑投资人,不融资需要考虑存活,心态完全不一样。

科技行者:说到心态上的孤独感,我通过采访你们这些创新者也有感受,所以我把我们的栏目slogan定为“与创新者同行”,去挖掘更多你们的故事让更多人看到,你们创新者其实是最能把技术用到实处的一批人,起码在某一部分让你们不是那么孤独。

顾玮:希望能有更多人了解我们,理解我们。

科技行者:是的。那么你在公司会向员工或者整体塑造一个什么样的企业文化?

顾玮:我们有一套完整的企业价值观,总结过来叫做iPRIDE(我骄傲):I代表Integrity正直,P代表Professional专业,R代表Responsibility责任,I代表Innovation创新,D就是Devotion奉献,E是Excellence卓越。坚守客户至上,不断开拓进取,乘风起航,着眼于社会发展及市场需求,为推动我国数字经济健康发展做贡献。

我们也希望把这套价值观给到我们的客户和合作伙伴,让他们了解,虽然我们是一个小团队,但是我们是做事认真、有始有终、一个靠谱的团队,你们可以完全信任我们,希望给到大家这样一个感觉。

科技行者:在推动公司朝着这样积极向上的价值观前进的时候,公司上下每一个人都要拧成一股绳,每个员工对于公司来说都是非常重要的,在聚集各路强将方面,有什么经验之谈?

顾玮:一是我比较讲究“不拘一格降人才”,人品很重要,三观不正的人我们是不会录取的。除此之外,先从做事认真程度和个人能力去看,专业程度看两个方面,一个是理论一个是实践,两者缺一不可。特别是高管团队一定要既有理论又有实践,光有理论夸夸其谈肯定不能留在团队,光有实践是可以留在团队的但个人不往上发展也不行。

思维引导动作,我鼓励员工要多学习,要时时刻刻用新的认知武装自己。因为行业在不断变化,市场也在不断变化,我们只能跟着往前学才能不掉队,我对管理团队有比较严格的要求,人品、专业程度、理念和实践相结合。

另外,我可能不是唯学历论,有高学历、有丰富实践经验是最好,但有时候我们发现高学历的理论知识多、实践不一定好,包括我自己(当然我的硕士学位也不算高学历),我刚留学回来时,满脑子各种理论,各种分析工具,在实践中有很多挑战,所以一定要理论结合实践。技术、销售等团队我更看重实践,我们团队现在有几个技术大拿的学历并非特别好,但是很会钻研,做出来的产品符合客户需求,名校毕业的人也不用觉得高人一等。

至于个人什么性格,做事急性子还是慢悠悠,不苟言笑还是爱跟人交流,这种细节末梢的东西我不会第一时间关注,但是在之后的工作中我会鼓励员工提升自己的不足之处。比如有时候技术人员喜欢专注技术,说话沟通上可能会比较直接,我也是会尽力鼓励他们多去学习沟通技巧。反过来说,每个公司都会有那种喜欢和领导多沟通的人,我们公司不太鼓励这类人,公司发展阶段还是要多做事,说的头头是道但是不能实现落地,可能现阶段没有太多价值,这是我的一个观点。

科技行者:说到沟通,除了内部沟通,和客户的沟通肯定也很重要。前面说到飞去美国解决工作中的问题,总体让我感觉第一个就是真诚,包括整体聊下来也是真诚的印象,你肯定有很多见客户的工作,如果要总结经验,说服客户的主要方法是什么?

顾玮:最主要就是「了解」,了解客户,了解客户的业务逻辑,客户的业务流程,它现在碰到的痛点是怎么来的,如何影响业务进程,最终想达到一个什么样的业务目标。

这时候我们需要告诉客户,我们可以补足客户前景的哪块拼图,对方就会知道我们的真正价值在哪里,我们才能真正把事做成做好。

科技行者:最后,工作之余有什么业余爱好,能不能分享一下喜欢的书、电影或音乐。

顾玮:我的爱好都比较“武”,喜欢射击而且是实弹射击,爱好武术,爱好学新知识,近期也学打高尔夫,比较磨心性。

书,我一般看行业内的趋势类比较多,大环境发展的书,各种分析报告,可能不算是爱好,这是我工作的一部分。

音乐、电影还真没特别的嗜好,我听的音乐比较杂,古典音乐我也听,激情的交响乐我比较爱听,流行音乐也听,贝多芬的命运听的次数比较多,因为它总是能唤起我创业的感觉,同时保持警觉。

电影就更杂了,科幻类,军事类,纪录片,上古时期恐龙时代那种纪录片我都比较爱看,Discovery的纪录片,BBC纪录片,我都看。

科技行者:总结而言,什么都看,好看的都看。

顾玮:哈哈,对。

83赞

好文章,需要你的鼓励

推荐文章